龚琳娜:神曲《忐忑》背后的异国情缘

bennettpcb 2020-08-02 15:04:09

↑ 点击上方“与欧洲有关的一切”关注我们






20023月,老锣再次来到北京,与他的“高山流水”乐队在北京的一个剧场演出。


当时,龚琳娜和自己的女伴刚好来看这场演出。老锣安静地坐在台上,正弹奏着一把巴伐利亚筝。虽然长相一般,但是他的表情和动作充满了艺术气息。他沉醉在自己弹奏的琴声里,全然忘了台下的观众,还有他们的尖叫声。

龚琳娜的女伴眼睁睁地盯着那把巴伐利亚筝,而龚丽娜却目不转睛地看着老锣。演出结束后,女伴说那把阿巴伐利亚筝和自己的古筝很像,想到后台去看看,龚琳娜就和女伴去了后台。


女伴指着巴伐利亚筝对老锣比比划划,激动地说:“Can I touch it?(我可以摸一下吗?)”老锣高兴地说:“当然可以。”说着便做出一个邀请的手势。龚琳娜吃惊地看着老锣,她想,原来这个老外的中文这么好。


女伴爱不释手地摸着巴伐利亚筝,她说:“我喜欢这把琴,跟我的古筝好像。”老锣把龚琳娜和她的女伴全身上下打量了一番,问道:“你们是做音乐的?”龚琳娜莞尔一笑,“是的,我们也做音乐。”


一阵简单的交谈之后,老锣高兴地说:“我正想与中国的艺术家合作,组建一个乐队。希望两位多多指教,如果不介意的话,留个联系方式吧。”龚琳娜和女伴留下了自己的电话号码。

“你,就像这不加糖的咖啡”


5月中旬的一天,老锣兴高采烈地给龚琳娜打电话,“出来散散心吧,我在景源音乐吧等你。”龚琳娜什么也没说,就急匆匆赶去了音乐吧。到了那里,龚琳娜才发现,音乐吧就只有他们两个人,连服务员都没有。满屋子的音乐弥漫开来。见龚琳娜来了,老锣立即停止了伴奏,起身把她拉到麦克风前。


老锣说:“你想唱什么,就自由地唱,我为你伴奏,今天陪你唱个够。”龚琳娜拿起话筒,“好啊,唱个够。”龚琳娜深情地唱着《月亮代表我的心》,老锣的伴奏跟她的歌声珠联璧合,龚琳娜沉醉在老锣的伴奏声里,老锣陶醉在龚琳娜的歌声里。那天,是龚琳娜第一次那么轻松地唱歌,毫不做作,无需担心音咬不准,也不用害怕表情不到位。


玩了音乐后,两人又去喝咖啡。老锣看了看龚琳娜,又看了看杯子里的咖啡,真诚地说:“刚才的你,就像这不加糖的咖啡,原汁原味不带任何杂质。你知道吗?这样的你很迷人。”


那晚,在咖啡厅柔和的灯光下,龚琳娜敞开心扉说了很多心里话。龚琳娜说:“你知道吗?我不需要这些光环,不需要任何人的恭维,这样让我觉得这个世界很虚伪,连我自己也变得不真实,有种被冷落的感觉。看似被人捧在天上,其实我的心早已跌到低谷。”


老锣耐心地听着她的故事,她的苦衷,她的快乐,听着有关于她的点点滴滴。


接下来的日子,两个人经常一起谈艺术,谈人生。


渐渐地,龚琳娜觉得,在老锣面前,她总有说不完的话,也特别轻松。当时,龚琳娜只知道老锣是做音乐的,并不清楚他的音乐做到何种程度。直到去参加德国的音乐节,她才知道老锣是很位非常了不起的音乐天才。

教嘴型练发音一吻定情


20029月,老锣盛情邀请龚琳娜参加德国的音乐节,龚琳娜正好有空就去了。龚琳娜去了德国,低调的老锣早已为她安排好了一切。


第二天,在音乐节的现场,当主持人念到老锣的名字的时候,龚琳娜才知道,原来老锣是整个音乐节的主席。龚琳娜对他的崇拜之情油然而生。


在德国音乐节上,作为远道而来的中国客人,受老锣的邀请,龚琳娜盛情难却,高歌一曲,表现得出奇的棒。老锣被龚琳娜的音色和气场震撼了。于是德国音乐节闭幕后,老锣和龚琳娜一起回到中国,在北京,他和他的两个朋友,还有龚琳娜和龚琳娜的两个朋友组建了一个乐队,按照中国的“金、木、水、火、土”取名“五行”乐队。组建乐队后,老锣开始专门为龚琳娜写歌,两人的首次合作曲目就是《走生命的路》。


2002年冬天,“五行”乐队在德国巡回音乐会上产生巨大反响,龚琳娜和老锣的关系也发生了质的飞跃。


虽然龚琳娜经常参加国际巡回演出,但是她的德语非常糟糕,跟德国人根本无法交流。老锣就耐心地给她当翻译,还教她简单的德语发音。老锣指着自己的嘴型,“看,认真看我的嘴型,这样发音就标准了。”


龚琳娜目不转睛都盯着他,完全没听到他在讲些什么。老锣也停下来,他们四目对视,看着看着就动心了,老锣一把把龚琳娜拉过来,深情地吻下去。


后来老锣说:“我们在一起吧,虽然我没有太多的钱,但是我有自由,可以让你跟我一起快乐。”龚琳娜感动地语无伦次,打心底认定了这个男人。

说话直接的老锣闯祸了


春节,龚琳娜就带老锣去拜访自己的父母。本来龚琳娜的妈妈对外国人有点偏见,但老锣的做法更是彻底毁坏了自己在未来丈母娘心里的形象。


龚琳娜的妈妈有一个习惯就是一有人到家里做客,她就要把宝贝女儿的唱片翻出来大家看。这次也不例外,吃过晚饭后,龚琳娜的妈妈就拿出唱片,大家一起听起来。


老锣刚听完第一首就受不了了,他对着龚琳娜的妈妈说:“我觉得好恶心。”龚琳娜的妈妈当时就火冒三丈,“你这人怎么说话的啊?恶心?谁恶心啊?”老锣认真地说:“本来就超级恶心嘛,太做作了,怎么听得下去?”第一次见面就闯祸,老锣的直话直说竟然落得如此下场,他不明白中国人为什么这么爱面子。


经过龚琳娜无数次的劝解和请求,两个月以后,龚琳娜的妈妈才同意见老锣。老锣将龚琳娜的父母说通后,带着她去了他的家乡慕尼黑,见他的爸爸妈妈。

你就是我心中的一首歌


2004年,龚琳娜和老锣在她的家乡贵州举行了婚礼,老锣的父母也特地从慕尼黑赶来见证儿子的婚礼。婚礼当天,老锣的30位欧洲朋友前来道贺,将西方的浪漫元素和传统的中国婚礼相结合,整个氛围相当给力。


根据当地的苗家习俗,女子在出嫁的时候都会哭嫁,还专门请了师傅吹唢呐。龚琳娜也大哭起来,将现场的朋友弄得不知所措。在大家的祝福声中,老锣兴奋地抱起龚琳娜走进洞房。


2005年,龚琳娜为了爱情,抛下在中国的一切,跟着老锣到德国定居。老锣继续给龚琳娜写歌,龚琳娜在国外演出时唱的歌,大多数都是老锣为她量身定做的。他们经常互相唱起歌来,有时候在大街上,他们也旁若无人地大声歌唱,路过的人都以为这是一对疯子。


婚后不久,老锣就当爸爸了。


得知龚琳娜怀孕的那天,老锣像个孩子似地逢人便说,“我当爸爸了,我当爸爸了。”生儿子的那天,老锣几乎连眼睛都没眨过,他一直守在龚琳娜的床前,陪着她。等龚琳娜生完孩子,老锣拿出自己准备好的鸡蛋送到她嘴里,他心疼地说:“你说这世上怎么只有女人能生孩子,让你这么痛苦?要是男人能够生孩子,我也可以多少给你分担点儿压力。”


龚琳娜看着他,眼泪顺着脸颊留下来。之后,除了喂奶是龚琳娜必须做以外,其余的照顾孩子的活老锣就揽在他一个人身上了,比如冲奶粉,换尿片,他从来没喊过一声累。


等到第二个孩子出生的时候,老锣的育儿经就更丰富了。


两个儿子也遗传了爸妈的音乐基因,很有音乐天分。一家人经常在家里围着麦克风疯狂地演唱,这一家四口完全可以办一场精彩纷呈的音乐会了,谁都可以是主角。


2011年初,《忐忑》声名鹊起,这位出道11年的民歌状元顷刻间红得发紫。龚琳娜成功了。不过如果没有老锣,就没有今天的龚琳娜,也就没有《忐忑》了。


以上内容来自微信号:这才是欧洲


与欧洲有关的一切
微信号:huanqiuouzhou123
喜欢请分享
深爱请订阅



发表评论
用户反馈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