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的专注听歌的日子

小鸡啄米2014 2020-10-23 11:56:30



这是天涯望海人的第134篇文章,欢迎转发分享

请点击本条推送蓝色字体的“天涯望海人”关注公众微信号

投稿请发邮件至5iwanghaisi@sina.com


这几天,叶蓓推出新专辑《流浪途中爱上你》,高晓松、老狼、朴树、许巍都出来捧场,看着这条消息似乎一下子回到了那个单纯的“白衣飘飘的年代”。这些人、那些歌陪伴我走过了大学以及刚毕业的日子,校园里、宿舍中,若是没有音乐的陪伴该是多么乏善可陈。


其实,听歌的历史要往前追溯好多年,和大多同龄人一样,被港台那边过来的风种下了流行音乐启蒙的种子。


最初听歌主要分三块,飞碟和滚石这两个台湾唱片公司歌手的歌,小虎队、王杰、张雨生、罗大佑、赵传、苏芮、齐豫,后来又有了福茂、上华等唱片公司的一些歌手。


香港的宝丽金、华星和华纳则几乎囊括了那时候香港全部当红明星,许冠杰、谭咏麟、张国荣、陈百强、林子祥、四大天王、梅艳芳、陈慧娴。


还有一个重要部分就是各影视剧插曲,《射雕英雄传》、《上海滩》、《霍元甲》、《万水千山总是情》,现在一听到这些熟悉的旋律还会想起很多经典桥段,而很多电视剧都是和邻居小朋友一起看的。因为我家在我们楼算是买电视早的,一到电视剧开演时间,左邻右舍的孩子们都自带板凳过来看电视,边看边猜测讨论,第二天走廊里时不时传来哼唱的《铁血丹心》或者《上海滩》。


再后来开始听欧美的迈克尔杰克逊、麦当娜、卡朋特、惠特尼休斯顿,再后面有点偏摇滚,魔岩三杰、黑豹、唐朝、Eagles、GN'R、Scorpions、Bon Jovi......


王凇,现居上海,我亲同学&亲闺蜜,听歌历史比我更长,听过的歌更多,范围更广。在这个寒冷的冬日,我和她带着大家来一个老歌嘉年华,第一个工作日的夜晚,放松一下。



手机最近经常抱怨空间不够,64G的容量大约有一半给了虾米。5000+首歌,删也删得头晕眼花,有时为了一首歌下载了整张专辑,所谓某种“完整性”。


从前的卡带时代,哪里有单首歌出售的可能,只能一盘一盘专辑的买,遇到特别喜欢又买不起的,就借一盘,去家里有双卡录音机的同学家里翻录。还有现在轻松实现的单曲循环,就要靠纯手工完成:录一遍——倒带——再录,重复N次。练就了倒带找歌特别准的本事,还有自己动手修理绞了磁带的录音机的手艺(失传了啊)。 


但是,现在几乎没有什么都不做只专注听歌的时候了。据说视觉体验的丰富造成听觉体验与理解力的逐步丧失。同样消失的还有很多当年保存的卡带,在各种搬家中不知所踪,仿佛纸上水滴洇散后的痕迹,徒留模糊印象,记不清原来样貌。偶尔在电台里、餐厅里听到的旧歌,不会一秒穿越,只是一种对旧时光温柔的摩挲。


大概因为地域关系,港台流行音乐到达北方时已有纬度的“时差”。比如89年张国荣宣布退出歌坛后才听到他的歌,也因此周围没有旗帜鲜明的阵营之战。而“四大天王”这个称号几乎是迟了好多年才知道的。现在的歌单内容与20年前重叠度80%,大家的集体回忆相差不多,只是个人的先后左右忠奸排序差异吧。


曾有段时间自认为是摇滚少女,喜欢乐队“唐朝”、“黑豹”、轮回”……后来听过一个地下摇滚音乐会,只记住了杭天乐队的“冰箱费电拔了它!”和战斧乐队的帅气贝斯手。大概四个乐队演完便宣布结束,起因是一个吉他手太过投入,砸坏了音箱导致演出被迫中止。被这个乐队吵到临时失聪,看他们表演时弓腰跪地表达得那么痛苦,从此朋克少女之路断绝。


“黑豹”乐队今年演唱会的最新赞助商之一是著名的保温杯品牌,当年的冷傲少年们睨视人间,30年后热血不冷,全赖有你!大面积对中年危机的调侃与各路解读实在腻烦,成为一个有趣的中老年人不是很好嘛!尤其还是一个有趣的中老年摇滚乐手。听说U2的the edge也用起了保温杯,里面大概是威士忌。


第一次在电视看到迈克尔•杰克逊的《BAD》,见识浅陋的我简直瞠目结舌。第一盘英文卡带就是这个,一边听歌一边理直气壮大言不惭地对满脸质疑的老爸说我在学英语呐,不是在玩!


而每月(还是双月来着?)的《音像世界》是认识世界的崭新窗口,最喜欢王小峰和章雷的专栏,按图索骥去买磁带,然而很多买不到也买不起。前几年Eagles、ROXETTE以及Clapton等人来大陆演出,纷纷入场的中年人脸上大都是圆梦朝拜的意味。王老师说“名字以‘The’开头的乐队都不赖”,所言不虚。另外,那时打口磁带非常便宜,其实大多是“洋垃圾”,看封面挑音乐风格,也是一件好玩的事。


七零后为主力的大规模怀旧潮流,大概是因为当年的娱乐内容单一贫乏。一本书一套漫画大家轮流翻看,《尼罗河女儿》红遍全年级!古龙的《名剑风流》一共三本,按看中下上顺序依然看得津津有味。一盘磁带更是辗转多人,经N次双卡录音机翻录。


借磁带可以,歌词封面绝不外借,否则就是一张咸菜纸还回来。每次磁带买回来,第一件事就是包歌词页,我家所有新的厚塑料包装袋都小心留着,袜子的包装袋最好用,大小合适,透明度高,软硬度方便剪裁弯折(又一个失传的手艺!)。


有一天放学后在孙迎辉家玩,听着童安格的歌,我俩趴在大屋朝西的窗台上,无目的望出去,窗台上花盘里的土已经干了,花茎很长,大朵橙色花瓣。《耶利亚女郎》放完了。要是,一盘磁带里是所有人好听的歌就好了,每人一首就行,我俩笑着说。

发表评论
用户反馈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