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红歌网门户

中国嘻哈与红色歌曲:中国文化之争如何解

鹏友pengyou 2018-06-11 06:07:29

【赵鹏推荐】

为什么英语好的人,更容易拥有开挂的人生?

刘庸:处世的智慧

用心理学重新发现自己,活出想要的未来

从北大学霸到音乐诗仙,他影响了数百万人

为什么自律到极致的人,薪资和层次更高?

她饱读诗书,她说这才是给孩子最好的教育

赵鹏为您推荐的原生态有机五常大米

导读

 

 近期同时被推上风口的中国著名经典歌曲《黄河大合唱》,因民间改编为多种娱乐版本在网上流传后,被中国文化部门批为对革命经典的不尊重,并被官方媒体扣上了“历史虚无主义”的帽子,相关视频也被封杀。

作者:古月  来源:维观天下(duoweicn)本文经授权发布


最近中国文娱界的两个事件在网上炒的很热,中国嘻哈歌手PG One和中国红色革命歌曲《黄河大合唱》,在舆论场上掀起两场独立而遥相呼应的文化论战,一反一正,成为舆论中两个独立的旋风中心。它们都触及同一个问题:主流文化与社会多元文化的碰撞,并都指向一个备受争议的角色:政府监管。


中国嘻哈突围的第一次洗礼

第一个旋风中心是由中国嘻哈歌手PG One点燃的,但对PG One来说却显然始料未及。PG One、GAI等多名中国嘻哈歌手因一起网络娱乐节目《中国有嘻哈》而吸睛无数,中国嘻哈音乐也借此机会第一次从“地下”进入大众聚光灯下。在中国,嘻哈作为小众音乐,一直少为人知。并且因为众多嘻哈作品涉及性、毒、暴力,以及粗口等问题,违反中国社会法律及主流价值,一直无法正规商业化,多处于非公开的“地下”状态。


而像PG One、GAI等嘻哈歌手也多少都有一些挥不去的“黑历史”,既孕育了他们曾经的成长,却也成了他们转型后的梦靥,注定了走向大众化的路不会顺利。比如中国嘻哈歌手PG ONE,虽然在转型中也在努力自我净化,删去过去“不干净”的歌曲,但还是在一起绯闻事件后,被网民爆出早期歌曲中充满着暴力、性、毒品,以及污辱女性的歌词,而引发社会高度争议。



除了黑历史,中国嘻哈音乐在走向大众化过程中,还必须面对社会主流文化的认可。嘻哈音乐中的叛逆、自我乃至放纵等负面都对社会文化秩序提出了挑战和冲击,而如何回应主流社会的价值观和社会责任拷问,是嘻哈音乐在自身定位中不得不考虑的问题。嘻哈在经历了多年地下的野蛮生长后,如何找到一个切入社会主流、形成良性对话的角度和定位,还有漫长的路要走。


而此次嘻哈选秀节目的商业运作,无疑是将嘻哈音乐从娱乐角度切入主流社会的努力,但也因复杂的社会文化生态难免出现纰漏。《中国有嘻哈》作为一个嘻哈音乐的选秀节目,将一个小众的亚文化搬上荧幕,因为种种机缘或商业运作,成为一起现象级的文化事件。虽然节目组自身有很强的自我净化的意识和能力,但对目前中国嘻哈对一个文化形态和内容都相对匮乏,而社会主流文化相对保守的中国社会所形成的爆炸力和冲击力,是始料未及的。


在主流社会舆论从PG One的个人私伦开始质疑,到对嘻哈文化的不信任,当然有非理性的成分在内,尚需对嘻哈这个非主流的新鲜事物保持开放和包容的态度,但当下嘻哈中的诉诸消极和对抗的成分似也尚未在社会中找到自身合理的定位。于是乎在社会责任与价值质问的舆论发酵中,一些出格的嘻哈人物受到封杀或也在常理之中。



同为嘻哈歌手的GAI(原名周延)在2015年的那首成名曲《超社会》引发轰动后,也曾因有宣扬黑社会教唆青少年犯罪等嫌疑被下架。此次PG One被封杀后,作为中国地下知名嘻哈音乐制作作坊也受到牵连,已全面下架接受整顿。而后GAI也从《中国有嘻哈》节目退赛。


中国嘻哈的转型之路再次受到挫折。之后,它们将面临着两个抉择,要么接受主流的洗礼,走向商业化和大众化,要么回到地下,保持其小众和对抗。从这个意义上说,这次事件其实是中国嘻哈的一场自我洗礼,一场走向主流文化的洗礼。



中国要怎样拯救嘻哈

当然,中国相关监管部门又被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一边是多元文化的包容发展的呼声,另一边是受到情感和价值冲击的主流社会部分群体对净化文化环境的压力,中国监管部门何去何从,似乎着实问难。很多媒体呼吁监管部门手下留情,希望能对多元文化保持更多的宽容,监管更加精细化,不要打击面过宽。但监管部门的政策如何变通,都似乎难以精准平衡各方意见。


中国央视网曾发文《音乐分级势在必行》,或许点出了问题的要害。中国的很多文化争议都多少与中国缺乏文化分级制度有关。以至于在照顾成人与未成年人的文化需求之间产生冲突。多元文化与主流文化都该有其合理的位置和空间,而这最好有一个恰当的文化分级管理制度,不同的文化类型有其特定的受众群体,可以根据不同的定位,由专门的委员会划分层级。


在没有这种分级的情况下,中国政府监管部门的临时自由裁量,难免无法兼顾各方,既不利于多元文化的发展,也为监管造成极大的困扰,甚至成为外界不满的靶子。



化解文化生态的对抗性

除了文化分级之外,社会各方在各自的空间范围内活动,还需对不同的文化平等相待,主流文化不该压制非主流文化,非主流文化也需对主流文化保持尊重,在各自平等竞争、有序发展中,才会产生文化的繁荣。但现实中可能尚未达到这种和谐共生的境界。在很长的一段时期,中国的文化生态一直处于一种颇为对抗和猜忌的状态。非主流对主流进行解构、调侃,而主流则对非主流弹压、忌惮。彼此之间的不信任隐隐存在。


比如,近期同时被推上风口的中国著名经典歌曲《黄河大合唱》,因民间改编为多种娱乐版本在网上流传后,被中国文化部门批为对革命经典的不尊重,并被官方媒体扣上了“历史虚无主义”的帽子,相关视频也被封杀。



可以说,在外界看来,官方的这种指责实在有些过激。不管是革命歌曲,还是娱乐歌曲,在民间的文化中,始终表现为一种娱乐的取向。尽管这种改编确实将严肃的革命歌曲娱乐化加以调侃,但其初衷和目的显然不是指向革命的宏大叙事,不过是把革命歌曲作为一种对自己生活的一种呈现和民间的一种理解。官方虽未指明这种做法就是别有用心,但将其背后的集体无意识批为历史虚无主义,似也不妥。


在和平时期的社会文化中,作为宏大叙事的革命文化已有所消退,可能更多地应该归于历史环境的变迁和社会生活重心的转移,社会文化的主体自然会发生改变。对革命文化的热情消退,并不意味着是对历史的解构和虚无化。


当然,官方这种思路,如果放在中国当下的文化生态来看,就可以理解了。中国文化各方之间的不信任感,尤其是在一统天下的主流文化在向社会多元文化的转型中,多元文化的冲击和压力,尤其是一些涉及政治问题以及与主流价值构成对抗性的文化单元,二者之间在社会无法有效凝聚更大共识的情况下,积压起的对抗情绪,其实是造成主流文化与某些亚文化彼此猜疑的社会心理根源。


因此,要化解二者之间的对立,当有赖各方的沟通和善意。其中,官方文化与社会主流文化互为形塑,处于强势的地位,自然起到主导作用。主流文化需要更加的包容和开放,但前提离不开自身的内涵和说服力的提升,使其可以容纳更多不同的文化形态和价值观念。只有在社会主流文化更加开放的情况下,其他的亚文化才不会有那么多的对抗情绪。这也是中国传统文化提倡的智慧——和而不同的境界。而非主流文化,若要生长出真的果实,有朝一日,甚至成为主流文化的一部分,当然也许找到自己在文化链中的核心价值,这就离不开与主流文化的交流和和解,这才不至于昙花一现,成为过眼云烟。


当然,不同文化之间的问题,离不开不同社会群体的社会现实处境,文化的问题也需对现实问题的治理和解决相配合,绝非一时之功。善意、包容和沟通,无疑是走向解决的基本途径。



感谢您的阅读,如果您觉得我发布的文章不错,可随意打赏,也算是对我的一种支持和鼓励吧,谢谢您!

欢迎加入鹏友会,与相同价值观的朋友抱团取暖,结伴前行。添加赵鹏个人微信:pengmeiti




【赵鹏为您推荐的原生态有机五常大米】这个年代,理想的火焰难以被发现。河流被污染,天空被雾霾遮掩。食品不再安全,自然不断被破坏。可怕的是,我们还在迎接这个世界。赵鹏向您推荐通过了欧盟标准的203项农残检测及4项重金属检测的谷牧归大米。把最好的给最爱的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