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红歌网门户

影子世界||我,曾名为凌燚.

黔南师院学生会 2018-06-09 10:32:35

     




十二月了

屏幕前的你

过得好吗



       今天的栏目是关于文学类,收集关于情感类的中长篇小说,亲情,爱情,友情都可以,欢迎各位大佬积极投稿哦~我们将会筛选大家的文章来刊登在微信平台上,现在就来看看我们的第一篇短篇小说《我,曾名为凌吧~比心~



   南乡的冬季不似那北地,北方的冬,干燥而令人心觉温柔,南方的冬,湿冷而让人感觉刺骨,这刺骨的冷,冷的如内心的那人一般,冰封在内心纯净狭隘之处,不敢触碰,生怕一不小心,又凉了心。

    “hey,我真的好想你,现在窗…”夏燚从荷包里拿出手机按下接听键:“喂,妈,我刚下飞机正准备回去呢”“说让你爸去接你,你也不愿意,你这孩子,路上小心点啊。”电话那头传来熟悉的嗓音,母亲的声音逐去了夏燚心中的些许凉意,回到:“我爸年纪不是大了嘛,开车不方便,我多大人了可以自己回去。”边说着夏燚边坐上机场等候的计程车。坐定后,一手捂住话筒,对前排司机说:“师傅,麻烦您去创纪新城。”前排传来声响亮的回应:“好嘞!”夏燚和电话那头的母亲回复了几句便挂了电话,心里想着:三年没回来了,怪想念的。听到车载录音机里放着的《Turn Down For You》夏燚抬头看着后视镜里前排师傅的面容有些年岁了,怎么会喜欢这种DJ歌曲呢,想着不禁一笑,师傅好像察觉到了一般,不好意思的挠了一下头,开口说道:“我儿子给我下载的歌曲,你知道的,年轻人都喜欢这些,我给你换一首吧。”三个小时的飞行确实让人有些疲惫,夏燚回到:“好的,麻烦您了。”夏燚把头轻轻靠在车窗上,耳边响起那首熟悉的歌曲前奏,心一悸,好巧啊,为什么刚好是这一首呢,夏燚跟着哼唱起来:“hey,我真的好想你…”思绪却飘向了那个夏天,与杨凌初识的夏天。


       “向右看齐!向前看!稍息!立正!报数!”

       “一,二,三,四…”夏燚坐在操场边的花台上,看着场中间的小人一个个晒的像被霜打了的茄子,抱怨这夏日的烈阳真不是开玩笑的,又暗自庆幸自己可以躲在这树荫下乘凉。由于身体因素,夏燚不用军训,班主任要求其全程陪同,同时帮忙照看同学随身物品,夏燚点头答应了。“休息二十分钟!”一时间,整齐的队列四处散开,夏燚透过头顶树叶的间隙望着天空,呆呆地想着,绿叶后面会不会躲着一场小精灵“演唱会”,被自己的天马行空逗的“嘻嘻嘻”的笑,“你在笑什么?”夏燚一惊,思绪被拉回,转头看向坐在自己一旁的男生。有时生活就像小说里写的那样,有的人一出场就自带特效,猛的闯入你内心,没有一点防备。

       夏日炎热之时,阳光穿过叶片间的小孔向下照射,照着坐于树下的小人儿,光影星星落落的映在小人儿身上,闪闪亮。小人懊恼阳光太强晃到眼睛,不曾想,他的眼睛在阳光的照耀下,星星亮。惹人注目,看得身旁的小人内心,怦怦跳。慌了神,一时脸红到耳根。夏燚慌乱的扭过头,故作淡定的说:“没什么,就是想到一些有趣的事。”“噢?可以说来听听吗?”男孩偏着头望着夏燚,一脸认真的模样,“不可以”话一说出口,夏燚就在内心痛骂:啊!你在做什么!你居然就这样把话题给终结了!要死要死要死!杨凌低声回了一句:“噢…好吧…”四周因是休息时间,吵吵嚷嚷闹声一片,气氛却尴尬到了冰点,想着:你弄尴尬的局,你来解!张口说:“同学,你叫什么啊?”

“杨凌,冰淇凌的凌,你呢?”

“夏燚,四火燚

“四火燚?”

夏燚拉过杨凌的手,自顾自的在他手心写下了“燚”字,写完抬头望着对方:“知道了吗?”杨凌顿了一下,回:“嗯,知道了。”接着说:“为什么要给女孩子取个四火呢?”“可能是因为我热情似火?”“噗嗤”杨凌被身旁的小女娃子逗笑,听到笑声的夏燚害羞的低下头,一双小手抓着衣摆揉来揉去,好一会儿才说:“没有啦,其实是我小时候一直身体不好,我姥姥找人给我算命,说我命里缺火,就给我取了这个名字。”“原来是这样啊”杨凌点了点头。

       现在的夏燚一想到那个年少时期的午后,忍不住的嘴角上扬,心生感慨:真好。录音机里的歌已放到“你是否也像我一样在想你。”你,在想我吗或者有没有想过我…或许每个人的一生中总会遇到这样一个人,占据着你内心的一处亦或是拥有着你年少的时光,或多或少,在那段时光中任意玩闹。杨凌,对夏燚来说就是这样的存在。

       夏燚从小就皮,好不容易踏线考入了市级示范型高中,也没寻思着要好好学习,与一帮伙伴嬉皮笑脸的玩过了高一整个学年,光顾着玩,树下的阳光少年也抛之于脑后,另一边的杨凌因为树下那女孩的可爱模样,默默等着,每次等得心焦时,总是刚好会被这个怪孩子的笑,烟消云散,总会想:这难道是我命中的劫?中二少年的脑洞总是如此清奇,也不懂得浪漫一些,为什么是劫不是缘分呢?许久后的夏燚抱怨着,当然这也是后话了。


       高二分科,两人都选了文科,巧的是也分到了同一个班。开学第一天,杨凌想着早点去,好认识一下新同学。这边的夏燚呢,因为睡过了头,加紧往学校赶,一路跑的气喘吁吁,上课预备铃一想起,刚好到教室,幸好幸好。看到夏燚踏入教室,杨凌一脚把坐在旁边的篮球兄弟踢开:“你,别坐我旁边,到那边去。”边说着边向夏燚挥手示意,夏燚看到最后一排的杨凌,傻得可爱。

       自那以后,两个人就开始了“没羞没躁”的生活,日子久了,杨凌发现与夏燚家就隔了一个街区,在制造了无数次的“偶遇”后,夏燚总算是发现了这一事实,闹着杨凌以后上下学都要叫上她一起,“好吧”杨凌面上无奈的答应着,却害怕自己的小心思被眼前的笨人发现。坐在最后一排,地理环境如此良好,最适合打盹睡觉,暖洋洋的午后,夏燚总控制不住自己犯困…杨凌看着午后打盹的夏燚,头一癫一癫地像只小母鸡,最后总是理性败落,睡意占上风,睡得呼呼,一个个相似的午后留在杨凌心中挥之不去。

       那时的夏燚啊,早晨醒来,伸个懒腰,打电话叫杨凌起床。不叫的话,杨凌就不带上夏燚一起上学,“真的是霸王条款。”夏燚小声嘟嚷着,心里却美滋滋的,一醒来就可以听到你的声音,真好。

       大多数女孩子的青春里都有这么一个流川枫或者樱木花道,杨凌就是夏燚的流川枫。每节体育课夏燚都会自觉的坐在球场边等着,拿上一瓶水。打完球后的杨凌,汗水顺着发尖滑下,向场边的夏燚走去。每次看到这样的杨凌,夏燚都会肾上腺素飙升,荷尔蒙爆棚,心里不停地冒泡泡。

“这可是我的同桌,真好看。”

“也是你的男人。”

“对!也是我的男人!”

“诶…少女情怀啊”

课后的夏燚与朋友这样讨论着。

       第一次闹别扭是校运会,篮球赛中场休息时,刚下场的杨凌就被同班女同学围住,给他加油鼓励,夏燚没上前,站在外围看到杨凌随手接住了女同学买给他的饮料,顿感心里不是滋味,转身走了。球赛结束后,杨凌打电话问夏燚在哪,一说完,话筒对面就吼来一声:

“你管我在哪!”

“你怎么了?”

“你管我怎么了!要你管吗!你这个上个年代出生的人!没资格和我这个90后小可爱说话!”

杨凌顿了顿,难道我今天做错什么了?没有啊,而且89年出生怎么了,也就比你大五个月啊,算了,直接跳过吧。

“今天为什么不来看我的球赛?”

“我来了!我哪没来啊!关心你的那么多!你能看到我在哪吗你!”

“……”

这边的夏燚气得颤抖,“哇”的一声哭出来:“杨凌,我告诉你…你只可以…向我走来,你打完球后…只可以喝我带的水,你只可以坐在…我旁边,知…不知道…”

杨凌被弄的一脸懵,“原来是这样啊,我知道了,你别哭了,别哭了,我叫你别哭了!我以后会注意的!”

“好…我不哭了。”夏燚吸了吸鼻子。


       可能是夏燚是双鱼座的缘故,脑洞要大一些,爱幻想,面上没好意思开口说,脑海里把自己和杨凌的故事情节幻想了一遍又一遍,当然,煽情的最多,嘻嘻嘻的笑着。坐在一旁的杨凌看到后总会嘲讽的来一句“花痴”“切,我又没想谁,想你怎么了”夏燚撇撇嘴,心里这样想着,没搭理杨凌。明明两人坐在一排,夏燚却总喜欢写小纸条给杨凌,然后把每张小纸条收藏起来,在她桌上的小方盒中全是她的小心思。当然,杨凌也回的乐此不疲。上课无聊时,夏燚就喜欢玩弄杨凌的手环,拉过手来,脱下来又戴上去,又脱下来又戴上去。杨凌觉得这样的夏燚就是个智障,也不知道她的乐趣在哪,但也懒得说,随她胡闹吧。

       有天下课,回家的路上迎面走来一位妇女,杨凌叫了一声妈,对旁边的夏燚说:“这是我妈。”夏燚也不知是脑回路卡带了还是什么,也叫了声妈。说出口才反应不对,忙纠正叫了声阿姨好!一声“妈”叫的杨凌一脸惊愕,抿着嘴,满脸通红,看着眼前的傻儿子,杨妈妈止不住地笑,笑着对旁边的小女娃子说:“你好,你好。一起回家吧。”那日回去的路程,在杨凌的印象中,简直就是漫漫长路,无尽头,不知道夏燚那傻子是不是这样想的。

        那晚到家后,夏燚借着这个梗调戏了杨凌一波:

“我刚叫错你妈妈了”

“错了就错了,没事的”

“没事的?那就让你妈妈也是我妈妈吧!”

“什么意思…”

“我喜欢你,从军训你第一次和我说话时,就喜欢上你了”

“……”

“一直喜欢到现在,刚开始不敢告诉你,后来发现越来越忍不住了,现在告诉你了!”

“……”

“你喜欢我吗?”

“今晚月色真美”

“不喜欢就算了!关月色什么事啊!你别不说话!”夏“啪”的一声挂了电话,气馁地坐在床上,一会慢慢走到窗边,一看,月色确实挺美的。只是心里好难过啊。

       五分钟后,收到一条短信,上面写着:你到底是怎么做到忍了这么久的!喜欢你就说啊,那么多机会!我在你家楼下的时候,上下课的时候,我坐在你旁边的时候,体育课,在食堂等等,每一个我在你身旁的时候,为什么都不说?你知不知道我一直认为我想多了!在一起吧,我们。看完短信后,夏燚在房间了像个傻子一样摇来摇去,虽然她本来就是傻子。

       后来,有一天,夏燚看到一本杂志,抬头告诉杨凌:“你看,书上说双鱼座和天蝎座最配哦~刚好是我们诶!”

杨凌一脸无语,回到:“我不是天蝎座,我都和你配。”

“嗯…好的…”

真让人脸红。


      在一起的日子里,夏燚总爱对杨凌说:“我喜欢你”“真的好喜欢好喜欢你”“想你了”“超级无敌巨想念收到了吗”诸如此类的甜蜜攻击,收到的都是杨凌的一句“嗯,我知道了”有天,夏燚一脸正经的看着杨凌说:“为什么你都不给我说喜欢我?你是不是不爱我了?”杨凌不理她,叹了口气,开口说:“我爱你,真的是,我只是没那么甜言蜜语,傻东西。”

“那你爱我什么?”

“我就喜欢你这个傻样子”

“嗯…好吧…”

       往后的时光中,每天都在重复的循环着,平淡无奇,却也因有对方的存在日子变得有趣。到了高三那学年,夏燚数学不好,杨凌绞尽脑汁手把手地教:“这里先求导,接着套入导数公式,然后根据题意来计算结果...懂了吗?”

“嗯……”

“算了,跟你急不得”

       当时夏燚想着一直这样多好啊,但现实总是爱浇你一盆冷水。临近高考前三个月,杨凌就通过了墨尔本一所大学的考试,当大家埋头苦读时,杨凌已不用高考,夏燚知道这条消息时,如当头一棒。

“墨尔本吗?都不在同一个半球了呢”

“对不起,我保证每天都会和你通话,绝不喜欢上别人”

“哈哈,你说什么呢,你喜欢那个地方就去吧,好好努力,我永远是你身后的小可爱!”

“我爱你,你喜欢海对吗,所以我来了这”

“我知道,我困了,先睡了”

“你…好吧,睡吧,晚安”

       那晚,夏燚听着莫文蔚的《如果没有你》听了一遍又一遍,这首歌去年高二的时候发布的,因为夏燚喜欢,杨凌唱了一遍又一遍,现在听到这首歌哭了一遍又一遍,哭空了一整盒纸巾,哭湿了半个枕头。最好的爱是不束缚对方,不成为对方的负担,因为有着对方的存在而不停努力,相互促进,不是吗?后来啊,高考完后的八月,杨凌启程的八月,夏燚发了条短信给杨凌:你知道的,我比较爱相信一些无厘头的东西,你的名字为凌,凌为冰,冰为水。我的名字为燚,燚为火,水火不容,就像我们,也不相容,对吧?我们分开吧。”关了机,痛痛快快再哭一场,就忘了吧。

       一回到家,母亲就生怕夏燚饿着一般,吃到饱肚。饭后夏燚漫无目的地走在街上,真冷啊,无意识的走到了那户熟悉的人家,看着门头,真快啊,都十年了。转身正抬步向前走,“夏燚?”好熟悉的声音,回头望到杨凌的身影。隔着五米,杨凌快步上前握住夏燚的肩:“真的是你,我还以为我看错了,你回来过除夕了吗?你还是没变,唯一就是变得成熟了,刚吃完饭出来散步吗?要不,我们一起吧。”杨凌“叭叭叭”的说了一大堆,夏燚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点了点头,并肩走着,一路无言。

杨凌张口说:“过得好吗?”

“还不错吧”

“你看,今晚月色真美”

夏燚愣了一下,今晚,下着小雪,哪有什么月色啊…多年前的小女娃子,不解这句为何意,后来了解之时,曾陪在身边的人早已远去。

“对啊,月色真美。”

 

 (番外)

       十六岁的杨凌在高一军训时遇到一女孩,看着高冷不爱说话,谁知道接触下来是一话痨,那个军训的午后,小手拉着他的手写下了自己的名字,手心酥酥的,心里也酥酥的。看到她和自己一个班,莫名的开心。第一次听到她哭,手足无措,知道原因后却哭笑不得。好,只喝你给的水。她喜欢看一些无脑杂志,研究星座,算了,她喜欢就让她看吧。她喜欢海,说十八岁以后长大以后想一年去一次海边,那我就选这所城市吧,有你喜欢的海,挺好。后来她发给我一条短信,说什么水火不容,真的是气得我爆粗口,什么狗屁道理,明明是冰融于火啊,然后化为水!她那脑子怎么就转不过来呢!算了,教她数学的时候就领教到了,不怪她。只是没有她在身边闹来闹去的,真的有点孤独…

作者:孔维祝



这就是这一期小编刊登的小说阅读了

不知道阅后的你是否也会想起

年少时光中的那一个人呢

欢迎大家踊跃投稿噢 

地址:1458890815@qq.com

说不定

下一期就是你 好了

晚安

好梦




文字编辑:孔维祝

排版编辑:孔维祝

图片来源: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