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年前《军港之夜》被定性为黄色歌曲!还能让人好好唱歌吗?

奔跑的蜗牛2050 2020-11-24 06:31:04



“流行歌曲”到“通俗歌曲”的变化。


改称通俗歌曲,是从1981年前后上海的一次青年歌手比赛开始的。无论内容还是形式,通俗歌曲都不是什么新东西,早在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我国就有了,如《蔷薇处处开》、《何日君再来》等所谓的“流行歌曲”。



新中国成立后,举国上下进入了热火朝天的创业年代,昂扬向上是主旋律,流行歌曲被逐出大陆。“文化大革命”期间,“左”的思想横行,歌唱爱情被认为是“毒草”(《花儿为什么这样红》曾大受挞伐),“流行歌曲”、“歌星”等词汇被认为是资本主义社会的专利。歌曲大都以歌唱领袖、歌唱祖国、歌唱所谓的“新生事物”为基本内容。



 

1978年底十一届三中全会后,中国改革开放的大门打开了。通俗歌曲乘着开放之风以最快的速度冲进大陆。它以录音盒带为载体,从香港、台湾“登陆”广州,尔后悄然进京,仿佛在一夜之间,通俗歌曲进入家庭,传遍城乡,其中影响最大的是台湾歌星邓丽君。



邓丽君的演唱,歌词内容广泛、贴近生活,曲调委婉凄迷,从内容到形式都是大陆群众长期以来闻所未闻的。大批听众一下子被镇住、被吸引了,由个人私下听到亲朋好友邀在一起共同欣赏,传播范围越来越广,形成了对传统演唱的巨大冲击。接着,一些青年演员竞相模仿。



1980年夏天,由流行歌曲引起的争论更加热烈。从演唱内容到演唱形式,从声气运用到演出的服饰、台风,统统进入了话题。但归结起来,争论的焦点集中到一点,即青年演员中的模仿者身上。有人说资本主义的台湾,生活方式本来腐朽,唱唱《何日君再来》不足为怪,出10个、100个邓丽君也正常,而社会主义的文艺舞台是无产阶级的思想文化阵地,是宣传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舞台,怎么能学这些东西呢? 




这场争论由文化圈而达社会,由普通群众到领导层,强烈地冲击着首都的文艺舞台。在这场争论中,海军政治部歌舞团格外引人注目。这一方面是因为海政文工团(下分为歌舞团、话剧团)演出过《红珊瑚》、《甲午风云》、《赤道战鼓》等优秀剧目,影响大,更主要的一方面还在于允许流行歌曲登台演出,在军队在北京甚至全国,海军是最早的,并且团里出了一颗新星——她就是率先手握话筒登台,用通俗唱法演唱的青年演员苏小明。




“新星”苏小明成了焦点。


苏小明是海政歌舞团的歌唱演员,年轻、聪明、勤奋好学,她有着不错的音乐感觉和嗓音条件,只是此前由于主要参加合唱,少为人知。流行音乐进来后,她购置了大量录音带私下欣赏、学唱。1980年春节前后,她用自己学唱的《童年》、《乡间小路》等港台校园歌曲参加了海军机关、直属部队的演出,结果大受欢迎。此后参加演出,常常她一开口甚至握着话筒刚一上台,便博得满堂彩。这引起了团领导的注意。时过不久,新近复刊的《北京晚报》为扩大影响,决定于当年国庆节前举办“新星音乐会”,向各大演出单位发出邀请,海政歌舞团经过慎重研究,决定由苏小明代表海政歌舞团参加演出。



 

考虑到大型演出中去唱港台歌曲不合时宜,团长王建华当即向词作家马金星下达任务:根据苏小明的条件,写一首具有海军特色的新歌。就这样,马金星与曲作家刘诗召合作,通过几天突击,创作出新歌《军港之夜》。



是年9月底,“新星音乐会”在北京体育馆如期举行。这是自“文化大革命”开始至当时,十几年来北京少有的文化盛事,容纳数万人的体育馆座无虚席非常成功。如策划者所愿,推出了新歌也推出了“新星”。但演唱中真正有流行韵味的只有苏小明,歌曲也只有《军港之夜》。尽管演出前苏小明因拿不准观众将作何反映而有点怯场,但演出效果却意外的好,歌声未了掌声即起,欢呼声经久不息。演出结束后,使本已引起关注的苏小明在军内外更是声名远播。一时间,在首都北京,苏小明几乎成了青年人的偶像,《军港之夜》也迅速被广泛传播开来。





《军港之夜》被批格调不高。


然而,群众的热情并没有使关于流行歌曲的争论停止,相反,在部分人中更加激烈。海军中就有首长强调,开放不是什么都“放”,要有“左”反“左”,有“右”反“右”。有的人则公开讲,苏小明的歌,曲调咿咿呀呀,没有革命气势,纯属“靡靡之音”。许多报刊就音乐会发了评论文章,有公开支持、赞扬的,也有点名不点名批评、指责的。新华社记者写的内参说:“苏小明不可不唱,不可多唱,要适可而止。”一位主持《解放军歌曲》编辑工作的军队音乐权威也在《人民音乐》月刊上发文,宣称军队的歌曲应以反映部队生活为主,内容方面要是革命的、健康向上的。《军港之夜》格调不高:当兵就要提高警惕,怎么能唱海军战士睡觉呢? 海军机关有人反映更激烈:这样的演员,部队不能留,要处理。争论由机关波及到部队。海军某基地俱乐部一个战士因无意中在有线广播中播放了苏小明的《军港之夜》而受到处分,被关了禁闭。




歌舞团内部对苏小明也有截然相反的两种意见。部分人叫好,认为群众欢迎、战士欢迎,就是成功,说明方向对头。另一部分人则说,唱流行歌曲、模仿港台就是不健康。对观众的掌声要分析,是真正的欣赏艺术,还是迎合了不健康的情绪? 多数人的态度是,不反对苏小明的存在,但首先要提倡部队风格,领导应该分清什么是允许的,什么是提倡的。认识上的分歧,加上外界的压力,团领导可谓举步维艰。

  

1980年末,这场争论达到高潮。总政首长、业务部门几次不点名的批评海军。此后不久,总政文化部在下发的文件中严肃指出:军队文艺团体演出,应该有助于提高部队战斗力,有助于提高我军声誉……参加地方组织的演出,内容必须是革命的、健康的,作风要热情、庄重,服装要朴素、大方;参加地方活动必须经过本单位文化部门审定,等等。对苏小明,总政业务部门提出:请海政歌舞团领导找专人“好好帮助她,在演唱上很好处理处理”。并明确要求,参加元旦、春节演出时,苏小明要改唱《十送红军》。



 

海军司令员力撑,平息风波。


在海军内部,随着关于流行歌曲争论的广泛深入,带来的影响越来越大:歌舞团内部尖锐的观点对立,影响了演出;由于观点的不一致,影响到干部的使用以及对问题的处理。于是,有人报告了在301医院住院的海军司令员叶飞上将。叶飞在病房里接见了海政歌舞团的领导和苏小明。

 

叶飞对苏小明的演唱给予了充分的肯定和表扬。叶飞说《军港之夜》的带子我听过了,反映部队生活,有海味、有兵味,不错。革命歌曲也不一定非得都是进行曲,都是硬梆梆的口号,表现形式可以多种多样。毛主席的文艺方针是百花齐放、百家争鸣,都一种风格,一个模式,文艺舞台怎么繁荣? 他指出:“现在是改革的年代,各行各业都在改革,文化工作也不例外。由于长期受‘左’的影响,大家对事情看法不一致,有点议论,这很正常。部队文工团为部队服务,为战士服务,只要战士喜欢、部队喜欢、广大群众喜欢,就可以大胆地演、大胆地唱!




海军内部的风波逐步平息了。司令员的支持和鼓励,给苏小明增添了信心。总政、海政两级文化部门经过反复讨论、专家评审,同意苏小明继续演出。此后很长一段时间,她一直活跃在演出舞台上,《军港之夜》成了她的保留节目,也成了改革开放初期通俗歌曲的经典。




   

    时光如流,岁月不居,转眼30多年过去了。有人说,苏小明的出现,《军港之夜》的推出,是偶然的;他们不理解,通俗歌曲当年为什么受到青年那么狂热欢迎,却遭到“革命派”、“学院派”那么激烈地反对? 我认为,这不能简单地从几首歌曲、几个演员身上去找原因。这是特定历史时期的文化现象,是社会大变革时期上层建筑、意识形态领域的缩影,是音乐发展史上不可或缺的一页。


                   ——时任海政歌舞团团长胡士平




1980年“新星音乐会”苏小明演唱《军港之夜》:


资料来自网络


时光不老
我们不散



《我的黑胶时代》主持 梁永斌

周一至四中午 12:00-13:00(首播)

周六日下午 18:00-20:00 (重播)

FM103.6  广东广播电视台城市之声

手机收听:下载“乐途FM”APP


发表评论
用户反馈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