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他活在我的歌里吧!

二哥2014a 2019-06-11 16:29:30



很多年前,第一次花钱买票很虔诚地去听的歌手,是蔡琴。地儿是还没有奥体之前算是常州娱乐演艺不错的场地--中天钢铁体育馆。当年蔡琴一个身兼数职,歌手vs主持人,中间还独自插荤打科,完成一场完美的演唱会。


那时她轻描淡写的说到一个名字:杨德昌,用舞台呈现的效果调侃了一番他们的故事。


当年太年轻的自己不懂,一个女人当着众人说到一段无爱的婚姻所隐含的种种无奈与自嘲。


今天七剑下天山的作业来了,让我们效仿《见字如面》,今夜读一份封信,要有情感和代入感。这封信来自:

《蔡琴写给媒体---让他活在我的歌里吧》


2007年7月1日,星期天,电视播了一整天,我也看了一整天:杨德昌就这么走了。电话录音里数不清的媒体留言,都希望我回电:这个时候叫我说什么?说什么也说不清楚我的五味杂陈。就算说清楚,又为什么呢?而所有人都急着要一篇“前妻的反应”。


从一天最初的简短快讯,然后经过中间不断的增加数据、周边访问、调画面,到一天的结束,我的名字一直连着他的逝世消息。回想当初,从我确知彭铠立和他的恋情,到决定当机立断成全他们,再到办完离婚手续,甚至到今天他去世,我的每一阶段似乎都得摊在镜头下。而今天,我怎么告诉外头,我都还来不及感受呢?


直到一天将尽,从电视上,我已看过他那被重复了又重复的身影后,一阵强烈而尖锐的刺痛,才刺醒了我的感觉。那些深埋在我心底、长久不愿再去回想的曾经的对他的记忆,突然袭上来。我脱口轻喊出一句:杨德昌,你怎么可以这样就走了呢?


跪在圣经前,我为他的灵魂急求,求主以神自己的名,领导他走义路,让他行过死神幽谷也不怕遭害。我感谢主在他生命结束前,是与他的最爱在一起。我抬起不停涌上泪水的眼睛,坚定地告诉上帝:我可以站起来!


我深深地感谢上帝,让我与他轰轰烈烈地爱过。我安静地、肯定地用手抚摸着夹在圣经中的小十字架。闭上眼,再感受一次这曾经的爱情。一次比一次平静、勇敢。细数他一生共完成了八部电影,在我们生命联集的十年中,我竟见证了一半。作为一个曾经的伴侣,我们一起年轻过、奋斗过。作为一个女人,他给我的寂寞多过甜蜜。作为一个观众,我们痛失了一个锐利的记录者。时间会给他所有的作品一个公道,他的付出不会寂寞。至于我们所有过往的点滴,我自己品尝。就当作我沣着时永远的秘密,随着他的逝去与世长辞。


而今天李敖走了,不知道胡茵梦会有什么感觉?


春风已经吹起,心中一团欢喜。

蔷薇开的时候,我在花下等你。



发表评论
用户反馈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