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红歌网门户

(成绩单系列第二辑)唱革命歌曲壮胆过荒场,谁料,真的遇上“鬼”了

江海晚报 2018-06-10 16:04:07

提示点击上方"江海晚报"免费订阅本刊



昨天,晚报君推送的《你保存着小时候所有的成绩单吗?南通有位“神人”做到了,全是暖暖的回忆》,相信大家看了以后挺有感触的吧,是不是意犹未尽?


不急,不急,文章作者仲崇俊写的可是一系列的暖文哦!今天,我们推送第二辑,讲述当时他回家时经过“荒场”的故事,情节跌宕起伏,妙趣横生。快来欣赏吧!



作者简介

仲崇俊,南通市第一人民医院副院长,主任医师,教授,1968年入学,他珍藏着从小学二年级到中学阶段的几乎所有成绩单;借助那些泛黄的纸片,他回忆成长历程,记录家国风云,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学习、生活细节令人感慨,令人深思。


上学途中的荒场,鬼们处于“无地府”状态

上学的途中,必须经过一个叫“荒场”的地方,方圆数公里,荒无人烟,穿行最近距离3里左右。位于我们大队学校“草汉堂庙”的北面,是远近闻名的乱坟场。听老人们说,住在附近的人们常常在半夜三更能听到呜呜的鬼哭声。


我们上三四年级时,正赶上荒场大开发,挖坟平土,准备种粮。白天,放眼望去,荒草丛中,黄土之上,到处都是骷髅与白骨。翻尸倒骨的后果,就是释放出大量被禁锢的恶鬼,还新生出大量无处安身的“拆迁野鬼”。


原来“草汉堂庙”里供奉的泥菩萨叫“六二爹”,作为阴曹地府阎王老爷的派驻代表,是荒场的地方官,管理着这里大大小小的鬼东西。庙门香火很旺,鬼鬼和谐无事。如今贫下中农破四旧,把六二爹他老人家赶出庙门,砸得稀巴烂,他的衙门成了我们的学堂。结果,被解放了的恶鬼,被拆迁了的野鬼,被强拆的冤鬼,加上原来常住户口的饿杀鬼、吊杀鬼、无头鬼、大头鬼、吸血鬼、短命鬼、讨债鬼、催命鬼等等,全处于“无地府”状态,肆无忌惮地烧阴风,点鬼火,说鬼话,施鬼计,做鬼事,成天鬼混。


如果哪天放学晚了,又恰逢连绵细雨,你一定能看到“鬼火”,忽忽悠悠,飘飘荡荡,好似孤魂野鬼在东游西荡,又如冤魂屈鬼在仰天长叹……简直就是一个死鬼集散地。


夜归吼唱革命歌曲壮胆,谁知真的遇上了……

有一次,因为参加毛泽东思想宣传队排练节目,到八点多才回家。刚巧遇上了个鬼天气,天很黑,一个人,必经那个鬼地方。


望着那黑乎乎,阴森森的田野上,有几只萤火虫在游荡,不得不让人联想起鬼火。要穿过这个妖魔鬼怪出没之地,恐惧是你懂的。

小学生很听话,遇到困难时,按照赵老师平时教导我们的,首先大声背诵了伟大领袖的语录:“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老师说,“三遍之后,你的心中顿时就会像升起了一盏明灯。”但是,老师啊,你可能不知道,心里的明灯根本就照不亮那漆黑的夜空和回家的路。老师还说,就是牺牲了,也要做一个伟大领袖的红小鬼。

天哪,小学生,凝神屏气吧!再这么胡思乱想下去,鬼知道会发生什么鬼事情。


经过用八九岁的智商反复思考,选择了荒场西边靠河的一条不常走的小路。这样可以避免从荒场中间穿过,四面有鬼,有被“鬼”包围的危险。依河而行,一面拒鬼,万一真的遇到鬼,还可以背水一战。但是,很快就后悔莫及。河边芦苇比我高很多,已经开了花,阵风吹过,似人似鬼,摇头晃脑,还沙沙作响,呼呼有声。常听老人们说,河里有一种“淹杀鬼”更可怕,他们要找替身,就是拉活人下水淹死,否则,永世不得投胎。


阴森恐怖的鬼地方,简直就是人间地狱。


对于一个八九岁的小屁孩来说,内心的恐惧是可想而知。在这种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求助无门、求救无人的时候,哭都哭不出来。孩子的哭,含有大量的撒娇成分,在此撒娇,只有鬼才理你呢。再说,小孩子还没有学会说鬼话,更不会鬼话连篇,活见鬼时你还哄不了鬼。


实非久留之地,唯一的选择就是——擦干眼泪,硬着头皮,提着心,吊着胆,前进。乳臭未干的毛孩子不会画符念咒御鬼之术,只有用一双小手紧紧攥着算盘,不停地上下左右死劲摇动,弄得喀喀作响,权当驱鬼神器。唉,直接带来了后遗症,一是,现在看到神圣的算盘就要膜拜一下;二是,遇事从来不敢在心里打什么小算盘,害怕有鬼。


作为接受教育已两三年的红小兵的我,高声唱起了革命儿歌和革命样板戏,应该说是吼。平时经常听老人们说鬼的故事,知道阳刚之气能避鬼。阳刚虽然说不上,阳气那可是响当当的童子阳气。吼声越大就说明阳气越足,心里想,我声嘶力竭,起码能拒鬼于三尺之外吧。估计小毛鬼儿没听过什么样板戏,听不出咱的歌声中带着哭宝儿腔。


一路上,吼着革命歌曲,壮我怕鬼之胆。


真幸运,这个时间节点可能是小毛鬼儿们都在吃鬼饭,划鬼拳,喝鬼酒,估计女鬼们还在化妆,准备出坟。否则,现在他们一个个打着灯笼,鬼鬼祟祟地出坟蹓跶,散个鬼步,乘个鬼凉,再来一段“荒场舞”什么的,那将是鬼山鬼海,到处是鬼头鬼脑,遍地是鬼哭狼嚎。这段路简直是人间炼狱,横跨阴阳两界,连接生死一线。


头皮紧紧绷着,嘴巴不停吼着,小手儿死劲摇着,小心脏怦怦跳着,可怜的两条小腿儿不停地打晃还在奔跑着。眼看就快要到大路啦,大路边有一户人家,那里就安全了。


在离路口还有近百米的地方,黑暗中,突然看到一个模糊的黑影子,跟我差不多高,头大身子粗,似有长头发,走走停停。好像还发出什么尖叫声,但是被我的革命歌声和神器打击声给压下去了。虽然旁边没有看到鬼火,但是听老人们说,不打灯笼出来的多是恶鬼。


我的个天哪,真的有鬼啊——


浑身顿起鸡皮疙瘩,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腿也迈不动啦。要不是正在声嘶力竭的吼着,喉咙管儿正忙着,一颗火热的心就会从那里蹦出来。刚才还满脑子的英雄人物,高大形象,真的遇到鬼,就跑得无影无踪,留下一片空白。


英雄们都去哪儿啦?真是见了鬼。极度的恐惧!


吼着的革命歌曲竟然“卡”在了喉咙,出不了声。剧烈的颤抖代替了死劲摇动,算盘不响了,驱鬼神器也不灵啦。


狗急了要跳墙,小学生急了呢,脑海中立刻想起老师常说的,也是我们的作文常写的:“用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红小兵,是无产阶级革命小将。我们要战天斗地,揭批封资修,横扫牛鬼蛇神,打倒地富反坏右。把他们批倒批臭,批得狗屎烂臭,踩上一只脚(唉,实在下不了脚)让它永世不得翻身,再扫进历史的垃圾箱。”牛鬼蛇神一起来,我们红小兵都能横着扫,还怕你个小毛鬼儿?领袖说“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可是,与鬼斗呢?小学生我背后确实冷汗无穷。


当然,与其束手就擒,还不如拼死一搏,红小鬼大战小毛鬼儿。于是,站好马步,高举算盘,做准备砸鬼状。差一点点学抗日英雄,大喊一声,“该死的小毛鬼儿,你就放死马过来吧”。不过,最终因为极度的恐惧,泪眼矇眬,小腿打晃,马步不稳,没有敢吱声。


时间在那一刻凝固了,死一样的寂静。寂静的夜空传来了一句话:细伢儿啊,怎啊到这刻儿才家去的啊?


啊,是人声!顿时快要跳出喉咙的心脏回到了胸腔,空白的大脑恢复了血液供应,僵硬的四肢能够稍微移动。


地主婆儿拉着我的小手,大喊了三声“小伙哇”

原来是路口刘松华的老婆,听到荒场里奇怪的似唱又似哭的声音,出来看看是不是有个小毛鬼儿还会唱样板戏?


据说,解放前刘家有很多高大瓦房和土地,刘的老婆自然就是一个地主婆儿。解放啦,贫下中农当家做主,刘家的房子被扒了,土地被分了,牛羊被集体了,农具被公有了,一家五口住着三间茅草房。身材矮小的地主婆儿整天沉默寡言,蓬头垢面,面浮体胖,跟电影上看到的地主婆搽胭脂抹口红的形象大相径庭,显得丑陋无比。


每天,我们上学放学都看到她弯腰驼背在地里老老实实地的“劳动改造”,作为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阶级觉悟很高的红小兵,我们憎恨她,鄙视她,从来没有搭理她,都以刘松华的老婆或者地主婆称呼她。每当我们看到她那睁不大的一双浑浊的小眼睛时,以我们的革命警惕性,立刻就想到她妄图复辟,妄想回到旧社会,和电影上一样,拿针戳我们穷苦小孩儿。


如果不是被吓得半死,我一定会认为,这个该死的地主婆,黑灯瞎火的出来转悠,装神弄鬼,一定是想搞反革命破坏。因为,给我们忆苦思甜的贫下中农说过,阶级敌人也就是他们这些地富反坏右,会在黑夜里到坟地里去挖他们藏的金元宝和“变天账”。还说过,地主婆蛇蝎心肠,会吃人,尤其是吃小孩儿。放在平时,我一定会手持红缨枪,押送她到生产队,戴上高帽子,接受批斗。


四年级老师评语:我的“阶级斗争觉悟,路线斗争觉悟不断提高,积极参加革命的大批判”如是也。

当时真的被吓傻啦,加上平时学习政治不够努力,接受贫下中农的教育不够认真,在个人面临生死存亡的时刻,居然忘记了“阶级斗争为纲”和“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的伟大教导,忘记了她是一个“穷凶极恶”的地主婆。我竟然像看到了救星,快速奔跑过去……


成绩单显示,我当时还不是“三好学生”,老师英明啊,他知道我的阶级和路线两个觉悟在“不断提高”,但是还不够高,此时的表现就是证明。


她拉着我的小手,我竟然感到了一丝温暖,她感觉到了我的冰冷与颤抖。她立即让我蹲下来,从地上取了少许泥土,在我的耳垂上使劲搓捏,口中念念有词。然后,大喊了三声“小伙哇”,我用惊魂未定的颤音,答应三声“哎”。


这是一种喊魂仪式,用于召回我那可怜的七魂六魄,因为他们早已经被吓得魂飞魄散,不知去哪儿啦。老人们常说,用自己的尿和的泥,效果更好。可是,你不想想,当时如果还能尿出来的人,那他的魂魄飞得一定没得我的远。还有,大多数人此时已经尿在裤子上了。


仪式结束,我真的感到还了魂似的,仿佛从噩梦中醒来。


“小伙哇”,这是我们海安方言,是父母或长辈对小孩子最美好的称呼。因为过去只有对男孩子才叫“小伙”。她的一声“小伙哇”,让我感到了母亲般的温暖,


还是这个地主婆,她老人家吩咐我:“小伙哇,慢慢走啊,我喊一声,你答应一声啊。”于是,漆黑的夜空里,空旷的田野上就传来了一老一少、一沙哑一清脆的声音:“小伙哇。”“哎。”“小伙哇。”“哎。”直到我们都听不见。


看到三四年级的成绩单,仿佛耳边又想起这美妙的声音。


这个声音终将会伴随我,直到什么也听不见。


接着晒晒我的成绩单(点击看大图哦)


文字与成绩表图片:仲崇俊

其它配图来源网络

编辑:楼房 藏羚羊


江海晚报
微信号:ntjhwb
分享到朋友圈丨点右上角···分享


觉得不错,请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