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红歌网门户

朱培华倾力创作歌曲《青玉案·元夕》

曲艺号 2018-06-13 06:39:24


大型历史人文纪录片《南宋》于浙江卫视隆重推出。作为纪录片,《南宋》精雕细琢而又大气磅礴的制作令人叹为观止。



纪录片《南宋》唯美长版片尾曲





这部纪录片的片尾曲《青玉案·元夕》就是一首让人耳朵一亮的中国古典风流行音乐作品。歌曲的旋律出自著名作曲家朱培华之手,朱培华师从人民音乐家施光南,是一位地道的老杭州。歌词则采用南宋词人辛弃疾《青玉案·元夕》,由著名新雅乐代表哈辉演唱。歌曲以及由歌曲主题发展而来的配乐,不单为画卷润色、提亮,更平添了一份浓浓的怀古幽思、一腔深沉的人文情怀。




华语流行音乐经过与欧美流行音乐多年的冲撞和交融,也逐渐形成了自己的一套出牌套路。如让陶喆、周杰伦、王力宏等人走红并且屡试不爽的“中国风”,就是一种将R&B节奏、说唱、摇滚等西方流行音乐元素与中国传统文学、民族音乐等传统元素相融合,是当今时髦的语言风格。但这几位叫好叫座的音乐人都不是我们内地的,是港台地区或者直接美国伯克利音乐学院委培的。如果谈我们内地流行音乐的中国风,是不同于前面几位港台音乐人的中西嫁接,而是更多的接近中国传统音乐的古典曲风,原汁原味的古诗词歌词,亦或用当代语言表白古人情怀。不论是浓郁的古典韵味,还是现代曲调中透出的淡淡古典味道,或浓或淡的复古曲调都为内地流行乐坛增色不少。这一类的代表作有大陆90年代流行音乐繁荣时期岭南派陈晓奇创作毛宁演唱的《涛声依旧》,1995年发行李清照词、苏越曲、安雯演唱的《月满西楼》,胡力词曲、李玉刚演唱的《新贵妃醉酒》,陈涛词、张宏光曲、屠洪刚演唱的《精忠报国》,还有大前年热播的宫廷题材电视剧《甄寰传》的插曲《红颜劫》。而纪录片《南宋》的这首《青玉案·元夕》比起之前同类作品,则更多了一份古典的韵味和意境,清越而典雅,第一遍欣赏时免不了产生时空穿越感。甚至让我想起了雅乐。宋代时期宫廷的确有着沿袭唐代雅乐的做法,北宋的宫廷雅乐被称为“大晟乐”,系由宋徽宗亲自定名。并设专府掌管,用于帝王祭祀祖先等重要仪式中。等到了南宋,虽已是偏安之时,但作为社稷祖宗的象征的雅乐,仍被精心保留下来。作曲者有意选择再现这种宫廷音乐的凝重来表现一个朝代的历史,是最合适不过了。




那时的宫廷雅乐除徐缓凝重的气质外,还有一个极具标识性的雅乐音阶。其特征是使用“变徵音”——相当与现代简谱中的升4。用这个音阶谱写的旋律具有清丽高远之感,可以让厚重雅乐的变得灵动起来。作曲家显然深得雅乐音阶之精妙,歌曲开始,五度上行的主题旋律一起,古琴散板节拍和钟磬声伴奏铺陈开来,历史时空感立即呈现。辛弃疾《青玉案·元夕》歌词中,隐隐约约浮现冬末春初,站立在南宋御街一角等待心上人翩翩女子的婀娜身影,使人浮想联翩。古风十足的曲调、歌词由民歌手哈辉干净清亮的嗓音细腻演绎,营造了如梦如幻、浮华美好的古都氛围。以及繁华背后伊人已去,此情何待的伤感。第一集浓缩南宋历史掠影结束时出现此曲,听罢让人又不禁感叹,这音律现代人几人能够读懂。如同远去的南宋都城,终究要落得灰飞烟灭。




这样的演绎不正是作曲者费尽心机的历史解读么,其中玄妙值得回放细细品尝。而今日成为新一代杭州人的我们,有幸生活在这块被称为天堂的江南宝地,最引以骄傲的资本不正是从那个久远的南宋开始给予的么!若读不懂这曲中奥秘,被称为杭州人难免有些牵强!不知道南宋的历史,怎能在天堂心安理得的享受现代繁华!



1
挑战之一,王立平、刘欢


今人以歌曲形式表现中国古典美学意蕴,往往乐于选择为古诗词谱曲这种方式。前有青主为苏轼词《念奴娇·赤壁怀古》谱曲的《大江东去》、刘雪庵为曹雪芹诗词谱曲的《红豆词》等作品,被归为“艺术歌曲”,需有深湛的艺术修养方能领略个中高妙;后有苏越为李清照词《一剪梅·红藕香残玉簟秋》谱曲的《月满西楼》、轮回乐队为辛弃疾词《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谱曲的《烽火扬州路》等作品,或是情歌小调、或为铿锵摇滚,更重流行性的同时少了些典雅气质。


而王立平为曹雪芹诗词谱曲创作的数首《红楼梦》电视剧插曲、刘欢为温庭筠词《菩萨蛮·小山重叠金明灭》谱曲的《甄嬛传》插曲及该剧中的一组“拟古”词曲,既不失原词高雅格调,又通过旋律创作、演唱处理等途径贴近大众口味,达到了艺术性与流行性的均衡。


珠玉在前,朱培华《青玉案·元夕》的创作中,在汲取王立平、刘欢等人创作成功经验的基础上,进一步加强音乐的层次感,使歌曲无论音响层面、还是情绪渲染都显得张力十足,编曲中民族、西洋乐器结合,加上合唱烘托,格外的丰满大气,这是很多古风歌曲所不具备的。博采众长、不落窠臼,朱培华在对王立平、刘欢等大家的挑战中至少是不落下风的。




有文以此曲与周杰伦“中国风”相比较,笔者以为不妥,这是不具备可比性的两类歌曲。“中国风”讲求三古、三新:古诗词、古旋律、古乐器,新节奏、新编配、新唱法,但内核实为三新,强调反拍律动节奏再加上“洋派”的唱腔,使三古更像是幌子、佐料,“仿古”意味明显。《青玉案·元夕》在歌曲创作的通俗化方面表现得很克制,没有刻意使用新潮元素。编曲方面,古筝的弹拨、大鼓的重击体现出优雅、庄重的民族气质;演唱方面,哈辉的独唱与一般的民族唱法拉开了距离,开口“东风夜放花千树”,前四字有着王菲般的空灵,后三字又复归温婉沉静,这样的演唱方式完美地契合了歌曲意境,同时也贴近了与听众的距离。曲风是纯粹的典雅端庄气质,而细节处理也颇见新意。


2
挑战之二,辛弃疾、“青玉案”


创作中,词、曲作者的关系往往是“相爱相杀”,在与辛弃疾的隔空博弈中,朱培华煞费苦心。


我们现在听到这首《青玉案·元夕》,词曲珠联璧合,一气呵成,未必觉察得到其中有多少缜密心思,而这,正是曲作者苦心孤诣的效果。我们可以试着从:音韵与格律对照、句法的复杂、谋篇布局的匠心三个方面逐一解读。


词牌“青玉案”,分上下二阙,共双调六十七字,前后段各六句、五仄韵。词人在创作中依据词牌格律斟酌,在茫茫辞海中精挑细选,不单考虑语义,在平仄押韵方面更是考究。如上阕一、二句,规范为“中平中仄平平仄,仄中仄、平平仄”,辛弃疾的词格律工整“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朱培华的旋律在音韵与格律对照方面采用点、线结合的方式,仄声或安排在旋律高点(放)、或置于旋律线条落脚点(雨),且以时值加长暗合语气(树、落、雨),旋律与词句、乐感与语感巧妙地融合让我们听来既有吟诵之感,又流动畅达。


而今的歌曲创作中,歌词作法多遗传自格律诗,起承转合,字数工整、韵脚分明,谱曲时排句与押韵都不用大费周章。宋词不似唐诗,多有长短句之分,句法更复杂,作曲方面而言,旋律句法由词而生,《青玉案·元夕》中,七言、四言、五言参差,更有上阕第二句腰斩为三字组合,谱曲难度更非工整的格律诗可比。朱培华的应对堪称“四两拨千斤”:松紧呼应、以韵补声,“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几句一气呵成,在“舞”字煞尾后,加润腔舒展乐句。在每句旋律皆是定格起的中正笔法后,接续的润腔以偷气、闪格起的方式,更添韵味,并推动旋律发展。




整体结构方面,歌曲的铺陈、抬升、高潮与原词上片故设悬念、下片高潮频起之势暗合。自“一夜鱼龙舞”旋律发力上扬后,“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两句中的旋律作用类似副歌准备段,进一步将歌曲推向高潮。高潮的进入很有设计感,作曲家并非以高亢旋律宣泄情绪,而是欲扬先抑,先以柔声合唱呈示、再以独唱回应、发展、增强,独唱与合唱相得益彰。


歌曲牢牢抓住了词作的叙事性,以讲故事的口吻娓娓道来,且高潮段落的旋律是由起首之句发展而来,以正、反、合的结构形式达到首尾呼应的叙事感,如同将《南宋》纪录片的庞大故事架构作了精炼的微缩版,成为真正意义上的“主题曲”。


3
挑战之三,夏燕平、情怀


这部七集纪录片的首集《遥望中原》播出后,令人印象深刻:

其一,美轮美奂的CG动画技术大量使用,动画构筑的虚拟现实与实景拍摄辉映,既生动还原了两宋文化的盛景、又将时下杭州地标与临安古都时时对应,为观众呈现出鲜活又极富冲击力的大片级视觉效果。


其二,考据精审,摄制组不仅邀请到北大、浙大等国内一流大学的教授进行讲解,更远赴德国慕尼黑大学、日本早稻田大学、美国南加州大学等世界知名学府,遍请国际宋史研究专家,以求视角多元、史料精准。


可见,导演夏燕平对这部纪录片的制作水准要求是非常苛刻的,而这苛刻要求的背后,反映的是导演“要为南宋翻案,让大家重新看清这段历史”的情怀。严苛的要求不仅存在于主题设计、题材取舍、制作工艺等方面,还有对主题音乐的“死磕”——我们听到的《青玉案·元夕》乃是曲作者三易其稿而成,中间经过了多少打磨已经不得而知了。




能让朱培华“捻断数根须”倾力创作歌曲的因素,除了导演的情怀,也有作曲家自己的情怀。身为杭州人的朱培华,赴欧洲打拼近三十年,事业成功后怀着回报乡梓的深情致力于促进中欧交流合作,此番受命创作《南宋》主题曲,用情颇深。


如何通过歌曲把南宋文化中的典雅气质、高度发展的文明展现出来,成为朱培华创作的主旨,事实证明,他做到了。这首歌曲的演唱者之一、浙江省青年歌唱家吴晓芳在谈到演唱经历时说:“看到乐谱、听到音乐,我的眼前就是南宋时期那种优雅、高贵、含蓄的女性形象”。优雅、高贵、含蓄,正是曲作者试图通过歌曲表现的情怀:那不仅是南宋都城临安、更是而今杭州的城市气质。



编辑:於   明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曲艺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