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青春有三张脸 | 喜信乐团原创音乐

荒食 2021-06-21 16:18:09

点击上方“无花果听歌”即可关注





感谢:晨光配音 | 喜马拉雅FM:无花果听歌


我听一位老师说,他有一位朋友,到教堂听歌,觉得太难听了。“他们唱的什么,根本不在调上!”这位朋友说。


可这位朋友后来信主了。为什么呢?他说:“这些人虽然唱错了,但都认为自己唱的是对的!”原来,打动他的,是这些人脸上洋溢的信心和喜乐。


在喜信乐团《让世界知道》的MV里,你也会看见同样的脸。特别是主唱黄文唱到副歌“我只想赞美我的主”时,那笑容简直是情不自禁流露的。每次看到这里,我都忍不住和他们一起笑。


这是发自内心的喜乐。仿佛心里有一个泉源,日夜不住地流淌。


这首歌值得听一听。何况他们没有跑调。



黄文的脸并非一直喜乐。他的青春还有过两张脸,名为愤怒和悲伤。


黄文曾经是一位摇滚愤青。他看不起许多人放羊娃式的生活:放羊是为了卖钱,卖钱是为了娶媳妇儿,娶媳妇儿是为了再生个放羊娃。他觉得这样重复的人生太没意思了!他背起吉他,在不同的城市,不同的酒吧、餐厅、夜总会演出赚钱。城市不停地换,女朋友也不停地换。


随着年龄增长,愤怒渐渐变为悲伤。黄文开始厌倦漂泊的生活,对社会的不公平也感到越来越无奈。他从小对死亡感到困惑,不知道活着的意义是什么。他所爱的摇滚明星选择自杀,更加剧了他对人生的绝望。他渐渐有了放弃生命的念头。


鼓手高翔的经历和黄文类似。但高翔后来信主了,生命状态发生了很大的转变,从消极厌世转向积极乐观。这给黄文很大的触动。于是他也来到教会,渐渐开始认识神。


黄文说:从来没有人见过风,却没有人怀疑过风的存在。因为当树梢摆动的时候,人就知道起风了。同样,当他的脸从愤怒和悲伤转向喜乐,人就知道上帝住进了他心里。


正如《分享》这首歌唱到:


好想与你分享 这一份爱

拥有了谁也不能夺去

有喜乐充满心里

他爱能填满一切空虚


心里充满喜乐,脸上就会发光。这笑容能驱散乌云和幽暗。



喜信(Good News)乐团的名字,是传佳音、报喜信的意思。多年来,这帮年轻的音乐人,除了在舞台上表演,还去到医院、养老院、儿童福利院和街头,用音乐温暖弱势群体,为他们带去好消息。


《让世界知道》这张专辑,由喜信乐团和大卫帐幕共同制作,收录了他们近10年的作品。曲风多样,涵盖流行、传统、美声等元素。比如其中的《诗篇23篇》,就是一首很传统的赞美诗。


也许,这样一张专辑,本身就是摇滚青年从叛逆走向分享、从狭隘走向博大、从怨恨走向爱的一个标志。如同《诗篇23篇》里唱的那样:


我虽然行过死荫幽谷

也不怕遭害

因为祢与我同在

祢的杖,祢的竿,都安慰我


叛逆、狭隘、怨恨,都植根于内心的恐惧。有一天我不再害怕,才能用音乐与你分享安慰。



喜信乐团成员间的关系很有意思:键盘手义波带鼓手高翔信主,鼓手高翔带吉他手兼主唱黄文信主。这真是一种美好的连锁反应。你仿佛看见一颗心点亮另一颗心,一张脸点亮另一张脸。


《让世界知道》里唱到:


他的信实从未曾更改

他的慈爱一直存到万代

从日出之地到日落之处


他的救赎洗去我们罪污

他的公义照亮黑暗世代

让感恩赞美永不停息


听他们的歌,是否也在你的心里激起赞美的连锁呢?


从日出之地到日落之处,心与心的唱和,让赞美永不停息。


购买专辑

长按识别二维码,可购买专辑
专辑收入的20%将捐助给广州怜悯关爱事工基金



(本文主要参考黄文发表于境界杂志的自述《谁拿走了摇滚“愤青”的愤怒?》,可点击文末阅读原文阅读)


题图:《让世界知道》专辑封面




晚祷时刻:

喜乐的心乃是良药;忧伤的灵使骨枯干。(箴言17:22)





↑长按可关注哦


聊听歌的事

请加我微信1697462892


欢迎投稿!

点此查看投稿贴士




↓↓↓点“阅读原文”,读《谁拿走了摇滚“愤青”的愤怒?》

发表评论
用户反馈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