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红歌网门户

陈俊毅的《未完成》和拉威尔的《波莱罗舞曲》

陈俊毅艺术世界 2018-11-14 09:55:33

  




冬至节到了。

尽管陈俊毅在美国生活了二十多年,中国的习俗一直被固执的恪守着。 

拉斯维加斯,一栋石灰岩色调的房子里。


  (艺术家陈俊毅在美国拉斯维加斯接受作家淳子的采访。)


厨房灯火通明,煤气炉上炖着五花肉百叶结。有朋友在,温了绍兴花雕,忽然想起,按照本家传统,应该红枣黄芪炖冰糖的。这就去储藏室取红枣。一包红枣,一失手,滚落一地。他并不着急去捡拾,却是绕着满地红枣道:“你看,自由落体以后的形态有人类美学无法企及的构图和造型,有着随意和偶然的效果,抽象既不拘一格,又蕴积着自然法则自在的、内在的逻辑。象从意生,这就是抽象艺术。”


“有艺术激情和天分的人,只要有足够的时间,大约,都会进入更加狂野、恣肆、自由的领地。我已经拿到了这个领地的签证了。”他忽然略略羞涩的一笑。


大约酒精的作用,他格外的兴奋,上楼,取来一幅一米多高的画,这幅画初始于2008年的洛杉矶,作画的构成方式,源自法国著名印象派作曲家拉威尔的《波莱罗舞曲》。


1928年,西班牙芭蕾舞女演员伊达.鲁宾斯坦约请拉威尔为她写一个舞蹈音乐。



《波莱罗》剧照 



拉威尔的配器构思是,全曲是一个巨大的渐强,在小鼓无休止的三拍子节奏背景上,各种乐器演奏的旋律不断反复。在以压倒一切的力量奏出尾声以前,音乐突然滑进了E大调,造成了单纯而强烈的戏剧效果。


《波莱罗》首演于巴黎。场景是在一家烟雾迷漫的西班牙旅馆。鲁宾什坦打扮成吉卜赛女郎,头上插着梳子,缠着流苏的围巾,在桌子上舞蹈。随着渐强的节奏,舞步愈来愈激烈奔放,点燃了观者的情绪,台上台下,一起燃烧。

作家淳子(中)和陈俊毅夫妇在油画《未完成》前

壁炉前的这幅画,也是一个色彩渐强的过程。第一笔颜色,如同一颗种子,慢慢地长出根须,深深根植于情绪的泥土之中,不断汲取水分和养料,冒出新的枝叶,寻着颜料液体发展的轨迹和动力,植物野蛮发展,越来越快,越来越强烈,情绪燃烧,燎原之势,不可收拾,不可自拔。最后,筋疲力竭的画家被自己的激情摈弃在了画作之外,画家不得不把这幅画藏匿在阁楼上,他害怕他要被这样的激情毁灭了,弄疯了。不过还好,他和疯子的区别是,疯子疯了,他没有疯;他把这幅画命名为《未完成》。


此番,时隔十年,他蓄积了足够的勇气,再次把《未完成》高高地举过自己的头顶。


厨房是舞台,布景是白色拱门和苍蓝的天空,陈俊毅化妆成斗牛士,他打开画箱,略一沉凝,选择了大红,拧开颜料盖子,一个弓步,扑向画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重重的将颜色按压在画布上,画布流血了,流血的地方盛开出罂粟花,那是颜色最后的渐强,是画家的凯旋。他在《未完成》前拍照留念。

 

                                                                            淳子 写于2016年12月







欢迎关注陈俊毅画室微信公众号

微信ID: huajiachenjunyi


长按以上二维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