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红歌网门户

到底谁是华语乐坛半壁江山?

新京报评论 2018-12-05 06:56:56

  盘点和收割过去一年听过的华语专辑,重温一下全年的一些音乐现象,已经成了一种私人癖好,不管世道怎么样,总有人在写歌唱歌,也就总有人在听歌,只是多寡而已。其实每年都有一些有意思的专辑和值得回溯的现象,只是当时已惘然。音乐死不死的话题,不值得多说,只要写歌唱歌听歌的人不死,音乐就不会死,死的是市场或者其他。华语乐坛坎坎坷坷,俨然还在新石器时代,既然如此,还是有时代的半壁江山。

  综艺

  上世纪偶像不退场

  音乐真人秀节目应接不暇,却不见几个亮眼的新人。即便在音乐性上做得最专业的《中国好歌曲》,好像节目一结束,大家的记忆也跟着翻篇了。红了一些歌曲,却也没带出几个年轻人,唱片市场走低,有才华也不能快销,还不如搞怪来得快。像苏运莹的《野子》屡屡被翻唱,也不见经纪公司花心思去趁势而为。年轻人可以出头的地方似乎少了。

  那么,音乐真人秀节目在被谁霸占呢?都是中老年人或者选秀回锅肉。《中国好声音》进入第四季,大部分选手都已经不是舞台“素人”,《蒙面歌王》更是让上世纪的偶像重新包装又出来走了回台步。所谓的“导师”还是“我是听着您的歌长大的”那么一批人。


  如果你认真留意的话,孙楠是神一般的存在,这是一个奇怪的现象,按说在2015年初的《我是歌手3》中“不战而退”,其他兄弟台应该慎一慎,可是在接下来的《蒙面歌王》《中国之星》里,孙楠还是锵锵地登场,愣生生地活出了“劳模风范”,是多少人在抱着他的大腿呼喊,楠哥,华语乐坛不能没有你。

  中老年都在综艺舞台上忙得不亦乐乎,反倒一些选秀出身的艺人时不时滋养着贵圈,李宇春、张靓颖单曲EP全年不断,周笔畅9月出新专辑《翻白眼III》,曾轶可当初不被看好,2009年到现在,默默生根发芽,出了四张录音室专辑,创作心态渐趋成熟,个人风格明晰,粉丝群体固定,不存在瓶颈限制。其他如华晨宇《异类》,袁娅维《T.I.A》、梁博《迷藏》、李霄云《正常人》、霍尊《天韵》、谢帝《人·社会·钱》、涂议嘉《十七》,吴莫愁先有《90》概念专辑,加入SONY音乐后又出了《接近无限》,活力十足。这些专辑都是公司舍得花钱做出来,褒贬之下不伤粉丝情感,都可以分享。

  邓紫棋在大红大紫之后,出了《新的心跳》专辑,不过还想更红,跑去美国开演唱会,然而闹了大笑话,现在是网络时代,小姑娘千万不能乱叫地名,错把新泽西当纽约,会被人肉的。

  唱片

  谁来号准时代的脉搏

  如果以出专辑来衡量一个歌手是否重视音乐,是否有扛得起招牌、拿得出手的作品,那么2015年呈现的气象是,有些老人不服老,像崔健暌违9年的新专辑《光冻》在圣诞期间来到,虽然新意欠奉,他已经无法号准这个时代的脉搏,只像是一个老人的喃喃自语,但那么嘶吼还是心有不甘。他还要出专辑,目的只为证明:我还能写,还能唱,我没老,别忙着给我盖棺论定。


  汪峰新专辑《河流》来了,词曲贴合他这个年龄段的困惑与迷思,不失清醒厚重。不管质量如何,臧否者多寡,在很多人已不把音乐当音乐,只当成广场舞神曲、电影主题歌,他还严格要求自己,仅对音乐专一热爱、勤勉创作这点上,汪峰是一个励志偶像,他也想证明:我还可以写得更好,飞得更高,唱得更棒。套用《海贼王》里路飞的话就是,我是要成为大师的男人。

  黄绮珊化身小霞的《小霞》,艾斯卡尔与灰狼的同名专辑《艾斯卡尔·灰狼》,都不错。台湾方面,尽管阿妹的身材越来越让人难以辨认,但是专辑《阿密特2》还是让人惊喜,朋克摇滚先驱赵一豪第一次在大陆出专辑《漫步北纬40度》,五十多岁宝刀不老。雷光夏的《不想忘记的声音》依然精益求精温暖治愈,苏打绿《冬未了》、陈升《是否,你还记得》、黄韵玲《初熟之物》、蔡健雅《失语者》也不失水准,陈珊妮《如同悲伤被下载了两次》保持怪味拼贴。

  民谣

  所谓民歌者 风花雪月之

  民谣要红起来,早有先兆,从宋冬野的《董小姐》被左立拿去“快男”演唱就开始了,但大规模逆袭,还是从一年前李健上《我是歌手》开始。草根性,社会性是民谣的标签。前两年一直有人调侃说,唱民谣的人似乎都很穷,写民谣的人性生活好像都不和谐;现在转眼成精英了,一二三线各有各的报价。尤其一线歌手,就像一个穿白衬衫的青年,油光水滑地穿上了西装。民谣精英化、城市化、流行化,歌者收入大幅增加了,但对创作来说,无病呻吟玩弄词藻的游戏将大量涌现。

  说实在的,作为民谣走红的带头大哥,李健前三张专辑,确实好听,朴素、真挚,加上一点点文青的理想主义,加入大公司之后,似乎就变成红酒了,在精致主义面前软性折中,个性渐失,只剩声音品牌,去年这张《李健》也是用精致词汇包装的一种精英民谣,词曲编都是流行音乐里的“糖水片”,汽车HiFi音响专用,无关痛痒,营养值不高。就是罗大佑老师曾经批判过的“风花雪月之,哗啦啦拉乎,所谓民歌者,是否如此也”那一宗。

  草根民谣走红的标志是好妹妹、李志等人的演唱会开进了工体,民谣圈的八卦上了娱乐新闻,有人关注并站队,这些都是走红必须具备的群众基础,多少人昼思夜想而不得。去年末又来一把火,坊间流传出一个民谣艺人的演出报价,李志、好妹妹、马条、宋冬野、陈粒、马頔、赵雷这些人位列其间,以宋冬野25万报价位居第一,托李健的福,在去年大家实现了两到三倍的攀升,以后再哭穷,估计是为上《艺术人生》做练习了。

  不过,大陆最拿得出手的专辑确实还是在独立音乐圈,尤其是民谣圈,陈粒《如也》、五条人《广东姑娘》、邵夷贝《新青年》、万晓利《太阳看起来圆圆的》、程璧《我想和你虚度时光》、蒋明《空山》、李晓珞《丰饶之锅》、武玮《武玮先生》、马帮《马帮》、宋雨喆《断歌集》、尕金《咋咋咋了!?》、瓦依那《那歌三部曲》、金玟岐《完美世界》,这些专辑都该被认真聆听和记住。

  巡演

  演唱会让生活不拧巴了

  2015年6月,汪峰工作室发文《如果没有汪峰,大陆乐坛尽失半壁江山》,这个“半壁江山”之说,吓坏了很多人,但是细究起来,也是有一定道理,而且他有一个没说完的潜台词,就是艺人不能靠专辑吃饭,必须靠巡演。有实力的艺人,都不怕拿巡演说事儿,台湾有十几年孜孜不倦的五月天,内地有汪峰德艺双馨。不过有人赚大钱不吭声,有人捞小钱大声喊,在巡演市场上,究竟谁才是半壁江山,估计只有税务部门才能给出严谨的数字。


  以此类推,这也就难怪,在唱片市场不景气的情况下,摩登天空、树音乐两大唱片公司,还争着抢着,把一些已经露出头角的音乐人、乐队纷纷收入囊中,毕竟,巡演、音乐节这些业务可不容小觑,出不出专辑那是另外一回事。独立音乐圈里住豪宅、开名车的人已经慢慢露头,再过两年,大家都有钱了,估计为人做事就不会那么拧巴了。可是生活不拧巴了,还能写出东西吗?

  演出归演出,唱片版权才是重头戏,才是必须争抢的江山。2015年十月到十一月,随着国家对版权管理制度的硬性强化,音乐网站版权大战一触即发,其中以虾米音乐(阿里音乐)、QQ音乐为两大阵容。对乐迷来说,这两家不是竞争者,是左右手的关系,手机里装两个APP,听的歌也就多了。

  音乐与版权,就是鱼与水的关系,要想吃活鱼,就必须有活水和大大的池塘。音乐产品的发布、下载、试听正版授权,以及艺人、厂牌的独家授权代理发布,长期以来是各大音乐网站都在盯紧的项目。随着国家相关配套法规的出台,以及移动客户端的成熟,版权保卫战到了瓜熟蒂落的成熟期,很多网站都在抢占相关资源以期达到利益共享的效果,但这不是合纵连横的长期盟友关系,而是短期的利益牵制,长久看来,还是看谁最规范、曲库容量大、最体贴音乐人的宣传推广需要、保护创作者、人性化的用户体验等这些细节决定。

  神曲

  影视歌曲占领广场

  国产电影还产生了让人哭笑不得的音乐产物——推广曲。从筷子兄弟《老男孩猛龙过江》带出一首《小苹果》之后,国产喜剧疯了,《煎饼侠》夹带《五环之歌》,《夏洛特烦恼》裹着《咱们屯里的人》,《万万没想到》神曲《大王叫我来巡山》,再到《恶棍天使》装萌的《娘娘我错了》……影视神曲全面占领广场舞。

  还有一种音乐产物叫怀旧金曲,《港囧》被称为“粤语歌劲歌金曲”,完全不输古巨基的金曲串烧;《山河故人》不仅把叶倩文从CD里翻出来,还让宠物店男孩的《Go West》在脑海中萦绕;《夏洛特烦恼》唱的是《一剪梅》;《寻龙诀》中用了崔健的《新长征路上的摇滚》;《老炮儿》里许晴哼的是《花房姑娘》;《栀子花开》更是围绕所谓的“大IP”《栀子花开》。

  天后王菲成了电影主题曲专业户(港囧《清风徐来》),赵英俊成了主题曲创作专业户(《煎饼侠》《清风徐来》《万万》《大王叫我来巡山》《唐人街》)。


  《我的少女时代》听起来是不是很熟悉,刘德华《忘情水》、草蜢《失恋阵线联盟》这些老歌用得谨慎,恰到好处,其实还有孙耀威(林真心打扫泳池哼的就是他的歌)。侯志坚(也是为《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监制过音乐)作为音乐监制很负责,怀旧没错,但是有真情实感的电影,音乐也才能为怀旧增色。

  当然,另一种怀旧叫真爱,王菲第十张粤语专辑《敷衍》以完整版重见天日,就是得益于一个十九岁歌迷的真爱。当年王菲因为跳槽到新公司,导致老东家不太高兴,原本企划、制作好的专辑被拆分了卖钱。十八年后,年轻乐迷为了完成宏愿奔走,终于得偿所愿,这是一个励志故事,尽管这些歌大家都听过,但是出现在一张完整的专辑上,就有了时间的重量,没有真爱,谁也没有动力去付诸行动。哆啦A梦,请带我回到1997年看看王菲。

  □内陆飞鱼(乐评人)
  


| 欢迎调戏评论君(微信ID:xjb-pl) 长按识别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