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红歌网门户

生命里的第一首歌曲

语文老师王老师 2019-01-10 12:33:11


我入学那会,幼儿园还没有完全普及。开学的第一天就开始上学前班。上午跟着前后鼻音不分的老头学完拼音。整个下午都要坐在教室里学习唱歌。大脸盘的女老师,弹奏着一架破旧的管风琴。对照着音乐课本上的简谱,演奏出旋律。早上教数学的蛮漂亮的女老师,把歌词写在黑板上,带我们朗读几遍。整个教室的小孩子都跟着唱。

“啦啦啦!啦啦啦!我是卖报的小行家,大风大雨里满街跑,走不好,滑一跤,满身的泥水惹人笑,饥饿寒冷只有我知道。”从来没有接触过完整的书面表达的孩子,根本无法理解歌词表达的意思。一遍又一遍地循环往复,旋律和汉字的读音被粗暴地塞进了大脑,刻骨铭心。

每逢天下雨,体育老师摇身一变成了音乐老师。她拿一把椅子放在门口,让同学一个接着一个在讲台上表演节目。到这个时候,我一把一把地抹汗。平时音乐课,坐在教室最角落的我,嘴巴一张一合,唱的是什么,连自己都不知道。

倘若老师是和蔼可亲的,不会表演也无所谓。然而这样的事情,她还不至于动手打我们。我们被罚站到了教室外面。我们一排男生整齐地排在屋檐下,雨滴滴下来像一个帘子。一位年龄偏大的孩子说,我们就表演一个“迪斯科·中场”。没有音乐可以播放,也没有播放音乐的设备,一群男孩子,穿着偏大的雨鞋,在讲台上走来走去,又扭来扭去。最终完成了表演,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放学的路上还遭受到了高年级女同学的嘲笑,说我们还会跳迪斯科。

自此,我渴望自己会一首完整的歌曲。一首就够了。尽可能的短,只要下雨,我便站上讲台。不用站到外面了。

拿出音乐书,一页一页地翻。翻到那页内容只有半页,空白半页的那一课。拿笔在旁边画了个圈。等到要学这首歌的时候,不再嘴巴开开合合地假唱了,我用了十二分的力气,一个人走在路上的时候也偷偷地唱。

等到了二年级,雨天的体育课变成了生字听写课。瘦巴巴,凶巴巴的女老师,一手拿竹棍,一手拿课本。最怕被叫到黑板上拿粉笔写,最怕刚遇到一个不会写的字,她恰巧从你身边路过。羞耻与疼痛会提前降临。我因为不会写“搅拌农药”中的“搅拌”两个字,被她怒斥了一顿。隔壁班的堂哥,耳朵都被揪破了。第二天,我伯伯赶到学校来,我看见老师像我们一样留下了伤心的眼泪。

“大鹿站在房子里,透过窗子往外瞧,林中跑来一只小兔,咚咚咚咚把门敲。鹿呀鹿呀快开门,林中猎人追来了!兔儿兔儿快进来,咱们手把手握牢。”

五年级的时候,一个会吹笛子的老师,第一次教我们分声部合唱《长征》。而我自己也学会了一些流行歌曲。表哥给了我一盘盗版磁带叫《阿杜挑战周杰伦》,A面是阿杜的歌,B面是周杰伦的歌。

慢慢地,音乐课不怎么上了。瘦瘦的女老师还是那么凶巴巴地。我像一只站在房子里的大鹿,眺望着周围的一切。

唱歌很难听的H君很喜欢周杰伦。他省了好久的生活费,买了一台mp3。为了下载周杰伦新出的专辑,跟着同学出去包夜。他是个好学生,只是为了下载歌曲才第一次去网吧包夜的。结果MP3在去城里的面包车上就被人偷了。最后他把耳机送给了另一个同学。

大学,我自己学了一点吉他,会几个简单的和弦。偶尔在台上或者人前唱一首简单的歌曲。

毕业后,我成了一名中学老师。班歌比赛时,我用吉他为孩子们伴奏。无论会不会唱,我都不会呵斥他们。我知道他们是奔跑的小兔。而我永远不要作林中的猎人。

这首《大鹿》为我解决了儿时的痛苦与尴尬,让我触到了音乐。仿佛让一个孤独大鹿找到了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