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特辑】平山代代出英雄—沟沟坎坎里的革命故事

一凡梦 2020-07-22 16:15:28

从2月15日(腊月三十)开始中山国公众号与爱平山网联合,陆续推出了春节特辑系列,介绍了关于平山村庄考和中山国各方面内容,给大家留下了深刻印象,反响强烈。

春节是万家团圆的日子,在这幸福、安宁的生活里,我们不应忘怀那些抛头颅、洒热血、勇于牺牲奉献的革命先辈们。从今天(2月20日,正月初五)开始,我们将用两天时间回顾2017年中的平山革命史专题,让我们一起怀念……

平山的大地是英雄的大地

平山的沟沟坎坎里都有可歌可泣的革命故事

2017年的清明节期间,由省党史研究室、省共产党员杂志社、西柏坡纪念馆、长城网、爱平山网联合推送,中山国公众号首发,连续用五天的时间推送了清明专稿——《平山的沟沟坎坎里都是革命故事》。专稿推送的几天内,全国各大网站及微信朋友圈广泛转发,影响遍及全国各地。作为首发媒体的中山国微信公众号也受到了高度关注。充分反映了网友对革命老区、红色平山的热爱,对坚持抗战精神、西柏坡精神的坚定,对不忘初心、继续前行、努力建设繁荣富裕的新平山的希望和决心。



河北民歌《走山梁》


平山县在册烈士有5048位,是河北省牺牲烈士最多的,抗日战争期间,日军在这里制造了上百起惨案,有14000名无辜群众被杀,是河北省惨案最多、死亡人数最多的。几乎家家有人当兵,村村有人牺牲。

在这片山川秀美的土地上,每一道山梁上,每一条沟沟里,都埋藏着可歌可泣的英雄故事。


闺女,多想听你再叫声“爹、娘”

慈母,广庭渤,1983


在东回舍有这样一个故事,抗日战争时期,一次战斗结束后,一对八路军夫妇紧急撤退,于是把他们的孩子托付给了当地老乡。但是老乡自己家里也有一个正在吃奶的孩子,奶水不够吃,为了养活“公家”的孩子,他们毅然把自己的女儿送了人。

后来,待孩子养的白白胖胖时,他们又辗转几百里把孩子送还给了父母。若干年过去了,他们自己的孩子也长大了,但是不管别人怎样说和,这个孩子就是不和他们来往。

这个故事非常凄凉而又悲壮,战争时期,在平山县像这样的事情远不止一两件。


高山寨的怀念

二分区军区医院旧址


高山寨在抗战时期是二分区的后方医院,当地乡亲们为救治伤员付出了很多。张志平先生在1986年随县委书记贡林庭到高山寨调研时,曾采访当地一位老大娘,询问当时伤病住在哪里?老大娘说,我们家炕上住的满满的。又问,那你们住在哪里?她说,我们就睡在地上。又问,有多长时间?她回答,有好几年!又问,你知道他们叫什么吗?他们后来回来过吗?老大娘摇摇头说,没有回来过。

大家看着那破旧的房屋,黑黢黢的墙壁,锅里煮的土豆和一脸朴实的老大娘,情不自禁的落下了眼泪。


银兰子情定三哥哥

纪录片《平山记忆》中记录着一位老人的传奇经历,她就是梁银兰。梁银兰的两任丈夫,先后为国捐躯。

这是一个悲凄的爱情传奇故事。蛟潭庄美丽的姑娘银兰子爱上了八路军警卫连班长赵三子,虽然是残酷的战争年代,在首长和乡亲的的撺掇下还是终成眷属。“三哥哥爱上了二妹妹”,一时在小山村传为佳话。三哥哥后战死在满城,银兰子亲自去收敛了遗体,费尽千辛万苦,坚持把他运回平山蛟潭庄,埋在村后的山坡上,为的是守着他,“每年能给他上个坟”。后来,三哥哥原同班的副班长、又一个山西人毛文忠向银兰子表达了隐藏在心中多年的爱慕之情,他们又结为夫妻。仅仅两年,营长毛文忠随同王昭在攻打新保安的战斗中牺牲。这一次连尸骨也没留下,因为“一颗炮弹下来,死了一堆人”。部队和地方给牺性烈士建了合葬墓,立了碑纪念。此后几十年中,苦命的银兰子每到清明就在两处奔走,两处哭泣。年岁逐渐大了,就叫人扶着上山去看望,再后来就委托亲戚们去烧纸。2013年八月,我在大山深处蛟潭庄聂帅居住的大院里见到梁银兰老人时,天上响着惊雷,地下淌着大水,和着老人的的哭泣,使我明白了什么叫痛彻心扉!今年,银兰子也走了,三哥哥坟头上那随风摇曳着的迎春花向谁笑向谁开,谁又给三哥哥上坟呢.....

作者:张志平


故乡一别十三载

常忆往岁从戎日,

正值太行起烽烟。

河山无声哭国难,

男儿有志挽倒悬。

八百关山云和月,

三千里路生与还。

故乡一别十三载,

泪雨十万洒衣衫。

齐阙声


这首诗是根据革命前辈齐阙声老人的传奇经历写的。齐阙声,102岁,平山县东黄泥村人,离休前任新疆乌鲁木齐市政协副主席。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之初,17岁的齐阙声告别了母亲和新婚的妻子,在平山县洪子店报名参加了八路军120师359旅718团(“平山团”)。此后十多年间南征北战,先后参加几百次战斗,多次负伤。由于关山阻隔、战马倥偬,他入伍后即和家人失去了联系。建国后回到家乡探亲,此时母亲已因儿子多年音信皆无,以为他已经牺牲,悲伤过度,哭瞎了双眼。重逢时,母子相拥而泣,母亲双目失明,只能用手抚摸跪在面前的儿子。妻子在他参军走后也参加了八路军,重逢时,已是解放军团卫生队的队长。夫妻虽然分别十多年,音信皆无,好心人也多劝她再婚,但她坚信齐阙如还活着,要坚持等他回来。这段母子伤别、夫妻坚守、家国情怀的故事广为流传,感动了很多人。

在今年春节前,一生饱经坎坷的齐阙声老人也离我们而去了,这位102岁老人传奇的一生、对家国的大爱却将永远留在后人心中。


“娘!你就是俺娘”

“子弟兵的母亲”——戎冠秀,这位从平山下盘松走出来的中国北方一位普通的农家妇女,在2009年国庆前夕,被中宣部等11个部门联合评选为100位为新中国作出突出贡献的英雄模范人物之一。

早在1949年秋天,她作为华北解放区的农民代表,应邀出席第一届全国政协会议和开国大典。在盛大的庆典上,毛泽东握着她的手,亲切地问:“你叫什么名字?”她翕动着嘴唇说:“我叫戎冠秀”。毛泽东说:“这个名字,我知道,记得。”这就是子弟兵的母亲,是抗日战争中著名的支前、拥军模范。

1944年日军在中国战场上陷入四面楚歌。这年春天,晋察冀边区召开第二届群英大会。戎冠秀荣获“拥军模范——子弟兵的母亲”光荣称号。她在会上讲起了抢救八路军伤员的故事。

她曾经救治过的一位八路军战士邓仕钧在下边听得很清楚,一听再仔细一看,这不就是救自己的亲人吗?哦,原来叫戎妈妈。大会发言以后,没等会议结束,就急忙到主席台见到了戎妈妈。

拉着戎妈妈的手,邓仕钧终于喊出了一直憋在心里的那句话:娘!

此后,母子俩音信隔绝。直到1959年,戎冠秀进京参加国庆十周年庆典。 曾任晋察冀军区抗敌剧社编剧、解放军艺术学院院长的胡可才告诉她:早在1951年邓仕均就在朝鲜战场上牺牲了。听到这迟来的噩耗,戎冠秀潸然泪下。

这是邓仕钧生前最后一张照片,当时他的儿子邓其平刚刚2岁。


戎冠秀的三儿子李兰金,也和邓仕均一样,牺牲在朝鲜战场上。两个儿子,至今都尸骨无存。


“这是我寸心的表白”

1937年9月28日,120师359旅旅长王震率部来到平山洪子店镇。王震向中共平山县委传达了党中央关于开展敌后游击战争,创建抗日根据地的指示,指出当前的首要任务是扩军。之后,留下陈宗尧、刘道生、李铨等人在平山县扩军。

在此期间,冀西特委李德仲、栗再温、徐达本等也来到了洪子店,与当地党组织一起组织动员群众参军抗战。

时任县委书记的王昭带动家乡天井村的党员和青年纷纷报名参军。时任冀西特委组织部长的栗再温是平山县党组织早期重要的领导人,他强忍侄儿栗政清刚刚牺牲的痛苦,毅然带头把侄子栗政民、栗政通送去参加平山团。从此,栗政通在平山团战斗、成长,他跟随这支“太行山上铁的子弟兵”,转战晋西北、戍守延安、屯垦南泥湾、南征北返、征战大西北,无怨无悔。

栗政通写给妹妹栗政华的信(部分)

“生长在战争的熔炉里,光荣地牺牲在胜利的巨浪里”

——栗政通


新中国建立前夕,1949年6月12日,时为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二纵独立营营长的栗政通,在扶眉战役攻打马家山的战斗中,将自己最宝贵的生命赋予了祖国。牺牲时,比老团长陈宗尧小10岁的栗政通,年仅26岁。

从参加革命到为革命英勇献身的十几年里,栗政通给家里寄过多封“战地家书”,在最后一封附有照片的信中,他这样写道:“当我为人民流尽最后一滴血的时候,这张被战争锻炼成的肖像随着你们漂泊吧!”

栗政华如今已九十多岁,白发苍苍,想起哥哥依然难掩悲痛,她说:“当了十二年兵,当时总感觉有这么个哥哥,觉得很高兴,不知道他当兵那个苦啊。现在有时候想起来(泪水),那时候见面时候,没谈过这些事,净谈高兴的事,写信也是,净谈他勇敢。他有一张照片,拿枪的照片。他在上头都写着,当我牺牲的时候,让这张被战争锻炼成的肖像跟随你们漂泊吧。

1949年的6月12号,他牺牲的。差那么几天,他没看到新中国的成立。所以有时候感觉,我们能活下来,但是有多少人,像他们一样的烈士,为我们中华人民共和国献身。所以我们活着,永远不能忘记他们。”

栗政通牺牲后第二年,栗政华迎来了自己的一个小侄子,为了表达对弟弟的怀念,大哥栗政修以栗政通喜爱给家写信,“战地家书”之意,为儿子取名“战书”。为了让在异乡漂泊的英灵魂归故里,栗政通的大哥栗政修代表全家,带着两匹骡子,从陕西眉县把烈士的灵柩运回平山老家,安葬在南沟村这片宁静的山坡下。

1980年代栗战书(后排左一)和家人的合影


我中学毕业回乡务农,在生产队里当了几年“放羊倌”。 每当我赶着羊群,来到埋葬叔叔的这座山头时,不尽的思念总是涌上心头。我常常蹲在山头上,两眼凝视着叔叔的墓,没有见过面的叔叔的形象总是浮现在眼前:他站在山头上吹响了冲锋的号角;他端着冲锋枪向疯狂的敌人扫射;他用刺刀扎向敌人的胸膛,敌人应声倒下;他骑着战马,高举着手枪,率领着千军万马向前奔腾,势如排山倒海,锐不可当;他受伤了,额头上裹着绷带,用手捂着淌血的腹部,在那硝烟弥漫的战场上奋不顾身地向敌人冲去……

——栗战书

致敬,抗战老兵!

(以上是参加过抗日战争的部分平山老兵)

摄影:卢白子、崔志林、杜庆奎、李君放


平山老兵,我心目中的英雄。

红色平山,中国革命的一个缩影。


稿件来源:中山国

感谢您对“圣地平山”的支持与关注

您可以通过下方邮箱

向我们投稿

pswxgg@163.com

“圣地平山”

由中共平山县委宣传部主办

官方微信 权威发布

发表评论
用户反馈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