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为谁而作的歌

特立独行的陶婷婷 2020-09-16 15:51:11

从六月份来到这里开始,我一直觉得我适应的很好,可以掌控自己的自由,可以结识更多的朋友,可以从头开始做一个跟过去完全不一样的人。

我努力假装自己外向开朗,努力假装在presentation的时候拥有满溢的自信,努力假装自己能将一切事情处理的漂亮。我确实做到了,甚至做得很好。我开始以为自己不想家,以为自己可以在另一个国土生根发芽,牢牢将双脚插入土壤。

事情是什么时候开始恶化的呢,好像是忽然之间发现身边厉害的人有那么多,自己并不再耀眼;又或者发现自己走在一条没有方向又看不见尽头的路上,跌跌撞撞。而心绪越发沉重。支撑我的马达仿佛生了锈,转不动了。最初给自己穿上的盔甲在一次又一次的洗礼中,变得脆弱不堪。新的铠甲还没长出来,旧的就要剥落了。


压死我的那一根稻草大概是见到大宁宁吧。掐指一算,跟大宁宁认识已经四年多了。而跟我认识最久的一个朋友,已经十六年多了。十六年,正好成就一个生命从婴儿到少年,正是挥洒最青春的汗水的时候,是暗恋悸动的时候,是因为年轻而无所畏惧的时候。我从来没有想过我会跟一个人认识那么久。久的我自己都害怕。


出火车站见到大宁宁的一瞬间,我不自觉地开始傻笑,可能在异国他乡,她是承载我过去记忆最多的一个人。说来好笑,大学时尽管在一个宿舍呆了三年之久,但自始至终都像平行线一样,从未相交。性格相差太大,她太张扬,我太内敛。似乎生活就是会改变人,这次见到时,我觉得我们不再像是平行线,仿佛慢慢趋近了。我开始做真实的我,她开始慢慢温柔沉静。回想起来,大四这一年,很多人真的变了,在经历人生重大转折的时候,都会多多少少变得成熟。

一直到凌晨三点,我们依然在回忆过去。反反复复就那么几个人,却仿佛可以聊好久。也仿佛是因为这样,我也突然特别怀念那时的生活了。那时你不必硬着头皮一个人抗,孤单寂寞了,转头就可以跟她们开没心没肺的玩笑,什么都可以说得出口。仿佛是没有秘密的。


恍如隔世。


而现实是,当踏上返程的火车时,纷纷扰扰一起涌来,才发现依然有那么多的事要一个人刚过去,而那些细小的情绪一旦涌起来,便很难平复了。我想回家,我想见她们。


拼命向前跑的时候就不要停下,一旦停下,暴风似的回忆与思念的酸涩便让你没有勇气继续向前。重要的东西总是经过时间的洗礼才越发清晰,就像接触了形形色色的人才知道,爱你的人对你有多么好,最珍贵的东西往往无价,怎样拥抱都不够。


现在的我仿佛困在回忆的玻璃匣子里,阳光照进来,我却抱不到。我看着时间流逝,日程表一点点作废,晚上习惯性的失眠,白天又为起不来床而懊恼。生活开始被我搞得一团糟了。


可是无论怎样,就算暂时丧失了向前跑的动力与勇气。也要努力为爱的人,过好每一个日出日落。


发表评论
用户反馈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