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歌故事】一首歌一个人一座城——《克拉玛依之歌》的60年情愫

昨夜星辰昨夜风雨 2019-06-10 20:26:13

点击上方“民歌中国”可以订阅哦

一边是“连鸟儿都不飞”的荒寂戈壁,一边是45万人口的现代智慧城市,中间相隔的是60年的时光。克拉玛依,一座因油而生的城市,与千里之外的音乐家吕远,因为《克拉玛依之歌》牵绊出一个甲子的情愫。

上世纪50年代,20多岁的吕远从中国建筑工程文工团下放到兰州炼油厂劳动锻炼,陪伴他的只有心爱的小提琴和几箱书。在轰鸣的炼油厂,吕远得知原油来自一个叫克拉玛依的地方,随后这个陌生的名字频繁出现在新闻中。他好奇地趴在地图上找了半天,却根本找不到“克拉玛依”这个地名。


在炼油厂工人兴奋的描述中,千里之外的克拉玛依没有水,没有草,连鸟都见不到,但那里有热火朝天的厂房,有井架和汽车,有一群激情燃烧的年轻人为新中国寻找石油。同样年轻的吕远被脑海中的画面鼓舞,他决定写一首歌。有关克拉玛依的每条新闻、每份资料、每句谈论,都成为创作源泉。在炼厂的工棚里,在北京胡同的小院中,《克拉玛依之歌》渐渐流淌出来,并透过广播唱遍大江南北。

“当年我赶着马群寻找草地,茫茫的戈壁像无边的火海,克拉玛依,你没有歌声没有鲜花没有人迹……”吕远把自己想象成牧人,平实的歌词引起第一代石油工人的共鸣。在油田开发之初,来自五湖四海的年轻人筚路蓝缕,踏遍荒原,为新中国寻找工业和战备血液——石油。爱国将领杨虎城的女儿杨拯陆率队勘探时,遭遇寒流,怀揣地质图牺牲在一道冰封的斜坡上。


到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克拉玛依原油产量已占全国四成以上,一批专业骨干、技术队伍从准噶尔盆地走向白山黑水、燕赵大地,奠定了我国石油工业的基础,彻底驱散了“中国贫油论”的阴影。克拉玛依接连打响多个会战,真如歌词中所写:“遍野是绿树高楼红旗,密密的油井像无边的红地”,成为“大西北的宝石”。

1985年,克拉玛依庆祝油田发现30年,吕远受邀第一次踏上这片魂牵梦绕的土地。看着楼房错落的小城种满白杨,闻着扑面而来的沙枣花香,他感慨道:“虽然第一次来到克拉玛依,但我早把这块土地作为了我的故乡。”吕远如愿成为克拉玛依历史上第一位“荣誉市民”。

亲眼所见的戈壁新城再次点燃吕远创作的激情,一曲《克拉玛依新歌》由此诞生:“三十年的岁月,三十年的汗水,戈壁滩上换了一片新天地,柏油公路四通八达,崭新楼群拔地而起,清清湖水泛着那游艇,条条大街都向我张开欢迎的手臂……”

进入新世纪以来,“荣誉市民”吕远与克拉玛依联系愈加频繁,“家乡”的变化历历在目:炼化基地建起来了,汩汩清流引进来了,到处森林绿地,有了机场铁路,人口已逾40万的克拉玛依囊括“国家环境保护模范城市”“中国优秀旅游城市”“中国人居环境范例奖”等殊荣。

戈壁新城朝气蓬勃,活力四射,而音乐家早已银丝如雪。2008年克拉玛依市建市50周年纪念日,吕远将当年的《克拉玛依之歌》手稿亲手捐赠给“第二故乡”。2015年,他为克拉玛依再度创作的新歌——《克拉玛依奔向新的胜利》已在石油工人口中传唱。

站在克拉玛依市郊的黑油山远眺,城区绿树成荫,水系交错,楼宇林立,其中一座在建的音乐厅被命名为“吕远音乐厅”。

今年8月底,86岁的吕远赶到克拉玛依参加油田60周年庆祝大会。笑容谦和的老人说:“我有很多所谓的称号,教授、专家,但是,最珍贵的还是‘克拉玛依荣誉市民’……”



《克拉玛依之歌》

作词:吕远

作曲:吕远

当年我赶着马群寻找草地

到这里勒住马我了望过你

茫茫的戈壁像无边的火海

我赶紧转过脸

向别处走去

啊克拉玛依

我不愿意走进你

你没有草也没有水

连鸟儿也不飞

啊克拉玛依

我不愿意走进你

你没有歌声没有鲜花没有人迹

啊克拉玛依

你这荒凉的土地

我转过脸向别处去

啊克拉玛依

我离开了你

今年我又赶着马群经过这里

遍野是绿树高楼红旗

密密的油井像无边的红地

我赶紧催过马

向克拉玛依跑去

啊···啊

啊克拉玛依

我多么地喜爱你

你那油井像森林红旗像鲜花歌声像海洋

啊克拉玛依克拉玛依

啊克拉玛依克拉玛依

你这样的鲜艳这样的雄伟这样的美丽

啊克拉玛依克拉玛依

啊克拉玛依克拉玛依

我要歌唱你我要靠近你

你是大西北的宝石

啊克拉玛依克拉玛依

啊克拉玛依克拉玛依

啊···

啊克拉玛依

我要歌唱着跑进你

我要赶着马群靠近红地

啊克拉玛依克拉玛依

我要为你建设撒下把力气

啊克拉玛依克拉玛依

让那大西北变得更美丽

啊克拉玛依克拉玛依

啊克拉玛依

我爱你

啊···


------------------------------------

交流与合作请联系

QQ:2504576030 或 微信:leminge

------------------------------------


发表评论
用户反馈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