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红歌网门户

“我爱你”还有下半句,你知道吗?

每日情感故事 2019-01-10 13:02:51

夜色如墨。

一艘豪华游轮静静地停在一片无人管辖的海域之中,船上只有零星的几点灯光,看上去如若坟冢。

“呼哧呼哧……”女人因为奔跑而愈发粗重的喘息声从黑暗中传来,下一刻,女人的身形一闪,消失在一个转弯处。

“哗啦啦……”铁链摩擦地面的声音响起,惊得躲在房间壁橱里的女人瞬间捂住了嘴巴,唯恐发出一丝声音。

“小乖乖,快点出来吧,汤尼可要不高兴了喔……”随着铁链声停住,一声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在房间里响起。

躲在壁橱里的女人紧紧地抱着自己,将脸埋深埋,不住地颤抖。

此刻她长长的头发垂落在地,有的发丝却因为汗水粘在了身上,可她好似完全没有感觉到一般。

若是有人看到这一幕,一定会惊掉下巴的吧?

欧家那位高高在上的大小姐,竟然会如此狼狈的躲在这黑暗的空间里?

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而欧晓珂也曾经以为,狼狈这个词从来不会用在自己身上。

她是不管何时何地都要优雅得体的欧家大小姐,也是欧氏集团总经理沈岩恨不得捧在手心里呵护的妻子。

可是现在,她却真真切切的在经历着如若《恐怖游轮》中那令人恐惧的追杀……

“咣!”欧晓珂身子一震,是壁橱的门被人打开了!

她猛地抬起头来,紧紧地盯着面前的暗门,双手死死地扣住自己的手腕,唯恐下一秒那个人就会发现自己躲在了壁橱后面的暗室里! 

“汤尼,怎么还不动手?”突然,熟悉的声音响起,欧晓珂的眸中瞬间浮起绝处逢生的希冀之色。

这个人的声音她就算是死都不会忘掉,正是她的老公沈岩!

那一刻,欧晓珂的双手几乎都要碰触到暗室的门了,她想好好的在他的怀里哭上一场。

她想问问他,为什么说好的年会,等她从洗手间回来,这游轮上就完全变成了针对欧氏集团元老的一场屠杀?

可是,当她的双手想要推开那暗门的时候,赫然发现竟然已经打不开了!

“沈岩!”欧晓珂在黑暗中瞪大了眼睛,双手拼命地推着暗门,声音嘶哑地呼喊着:“你是不是在外头?快放我出去!”

甲板上,沈岩目光阴沉的看着已经被汤尼拖出来的木箱子,突然嗤笑一声:“欧晓珂,陪你演了那么多年的戏,好不容易拿到了欧氏集团,那些老家伙铁了心不肯服我,所以我就给他们准备了一场葬礼派对,欧大小姐觉得可还满意?”

被钉在木箱子里的欧晓珂此刻瘫坐在里面,目光无神地摇着头,不可置信地喊道:“沈岩!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哗啦!

木箱的左侧被打开了一个小窗,欧晓珂下意识地抬起头,恰好与沈岩的目光撞上。

而那个平日里满眼温柔的男人,此刻面如冷霜地看着她,不屑的目光让欧晓珂觉得他仿佛是在看一个蝼蚁。

而她,就是他眼中的蝼蚁。

“沈岩,你跟这个女人说那么多做什么嘛?”

一个女声响起,欧晓珂一愣,那声音,分明来自她这辈子最讨厌的女人。

梁月皎。

沈岩起身退了几步,恰好让欧晓珂看到外头的情形。

十几个黑衣人正悄无声息地抬着尸体,一具一具地扔向了大海。

那些人,都是曾经父亲最为信任,始终追随欧晓珂的叔叔伯伯,甚至还有他们的妻儿……

“沈岩,这些年你得到的,难道还不够多吗?”

欧晓珂的手放在自己的心口处,一张小脸苍白的几乎没了血色,她的心……好痛!

她一直以为自己即便没有了父母也是幸福的,因为有沈岩陪着她。

可没想到,那个口口声声爱着她的人,竟然会如此对她!

此刻,梁月皎就像一条无骨的美女蛇,带着得意而又畅快的笑意依附在沈岩的身上,看着她冷笑着说道:“欧晓珂,你以为阿岩是真的喜欢你吗?你不过是我们得到欧氏集团的踏脚石而已,如今你没了用处,也是时候去找你那死鬼爹妈去了!”

“我父母的死是你们做的?”欧晓珂突然双眸凛冽地看向沈岩。

那一刻,这个明明身处弱势的女人仿若突然完全变了一个人,看得沈岩只觉得心里一颤。

也许……这才是欧晓珂本来的样子吧?

只不过,那又如何!

“当年你爸认为我心术不正,找过我多次,甚至不惜给我钱让我离开你,只不过,我沈岩怎么可能看上那一点点钱?”沈岩从一旁的手提箱里拿出几份文件,邪佞地笑道:“欧晓珂,我应该谢谢你在自杀前将欧氏集团拱手相让吗?”

那是……她的遗嘱!

欧晓珂眼神一紧,突然明白了什么一般低声道:“原来,那所谓的癌症确诊,也是假的……”

她与沈岩结婚两年,却始终没有孩子。

于是沈岩带她一起去医院检查,没想到竟然查出了欧晓珂身患癌症的消息。

自觉得时日无多的欧晓珂暗中去找了律师,决定将欧氏集团全部转让给沈岩。

只是没想到,原来不管是医生还是律师,都是沈岩一手安排的圈套!

欧晓珂身为欧氏集团的名义上的总裁,因为相信沈岩,所以从未过问欧式集团的任何事。

但是,这并不代表她傻。

相反,她这一刻突然有些厌恶自己的聪慧。

“呵……”欧晓珂嘲讽的一笑,将散落的长发束起,缓缓开口道:“原来从一开始你就盯上了欧氏集团。”

许是觉得终于能够得偿所愿,沈岩的表情在昏暗的游轮上显得有些扭曲,在看到木箱子已经被浇满了汽油,立刻急促地喊道:“给我把她扔到海里去!”

……

“哗啦!”装饰豪华的浴室里,一个女子突然从满是水的浴缸里猛然坐起,长长的黑发湿漉漉的散落在她的肩头,衬得她的皮肤更加白皙。

“原来是梦……”欧晓珂只觉得浑身冰凉,有些迷惘地看了看放在一旁的手机,上面显示着8月24日。

她分明记得自己是在泡澡,结果不知道为何就睡了过去,然后……

她做了一个非常可怕的梦。

欧晓珂迟疑了一下,起身穿好浴袍,拿起手机想要给沈岩打过去,结果拨出去的那一刻突然有些心慌,猛然挂掉了电话。

只是随即而来是更大的迷惘,以往她不是有什么事情都会告诉他的吗?

为什么这会却不想跟他说了呢?

“爸爸妈妈,是你们想要告诉我什么吗?”坐在摇椅上的欧晓珂抚摸着相片上父母温柔的笑脸,只觉得前所未有的孤独。

那真的是梦吗?

那么真实而又恐惧的感觉,怎么可能是梦呢?

也许,她该去公司看看才对。

如果是真的,那么是不是爸爸妈妈在提醒她,让她离开沈岩?

S城最大的夜总会,夜色。

凌晨时分,形形色色的人依旧沉醉在美酒和激烈的摇滚音乐中,借着在舞池中夸张的舞肢接触来寻找今日的目标。

这一刻,每个人都可以成为猎手,而每个人都可能变成猎物。

角落里那个独自喝酒的男人,因其独特的气质,成功吸引了不少女人的注意。

“先生,你看上去心情不太好,不如我陪你喝可好?”

一个女人靠近男人,却又在他发火的瞬间连忙离开,好似十分遗憾。

“莲姐,怎么样?”暗处,一个染着黄毛的男人,看到那妖娆的女人面带微笑的回来,不禁有些紧张地问道。

“让那位老板放心!我可是给他弄了点好东西。”

被叫做莲姐的女人勾唇一笑,端着酒杯坐在雅座里,目不转睛地看着那男人。

靳慕辰。

S大的金融系教授,洁身自好,不近女色。

虽然这位教授戴着一副大大的黑框眼镜,看上去毫无魅力可言,可这依旧挡不住莲姐混迹风月场所练就的,24K纯金的阅人无数的双眼。

方才她不过刚刚靠近,那男人幽冷的目光已经透过镜片狠狠扫过她的脸,如一把利刃直接插在了她的心头,让她瞬间有种置身冰窖的感觉!

可不过是一瞬间,他的目光又迷蒙了几分,就好似那不过是她一时的错觉。

但是……

这个靳慕辰,绝对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

没多久,靳慕辰觉得浑身开始异常,想起那个莫名其妙的女人,心中微微一凛,立刻摇摇晃晃的起身,下意识地去摸手机,却被一双柔若无骨的手挽住了胳膊,随后娇滴滴的声音响起:“先生,我看你好像喝多了,不如我送你去酒店可好?”

“滚!”靳慕辰虽然脑子里一片昏沉,可那女人的香水味刺激的他一阵反胃,没等他抽出胳膊,女人的尖叫声就已经响起,失去了倚重的慕辰重重地跌在了沙发上,却在下一刻看到了他心心念念的那个人!

欧晓珂。

身材高挑的她,此刻上身是简单的白色小羽绒服,下身一条紧身牛仔裤完美勾勒出她纤长的腿,许是喝了不少的酒,白皙的小脸看上去红扑扑的。

而这个时候,她拽着那莲姐的头发直接将她扯倒在地,随后摸起桌子上的酒瓶直接照着对方的头狠狠地敲了下去!

“敢动我欧晓珂的男人,找死!”

拍拍手,扔掉已经碎掉的酒瓶,已经有了些许醉意的欧晓珂狠狠地踹了那满头是血几近昏迷的莲姐一脚,一把拽起了靳慕辰离开了夜色。

O.K酒店,总统套房。

欧晓珂把靳慕辰扶到床上,替他摘了眼镜,随后笑眯眯地捏了捏他的脸说道:“慕辰,别装死,我去给你找药。”

只不过,没等欧晓珂转身,方才那好似醉得不省人事的男人已经一把将她按倒,眼神凌厉地仿若是黑夜中蛰伏的豹子,魅惑的嗓音在她耳边响起:“你明知这世间唯有你才能解救我,何必如此麻烦?”

这一刻的靳慕辰,脑子里只剩下一个念头,那就是……

没了眼镜的遮挡,靳慕辰那刀斧雕刻一般俊美无双的容貌,瞬间展露在欧晓珂的面前。

欧晓珂眨巴眨巴眼睛,突然咧开嘴笑了起来,她好像带回来一个不好惹的男人?

“你是喝了多少酒?”靳慕辰微微皱眉,看着眼神已经有些迷离的欧晓珂,低声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欧晓珂抚上靳慕辰的脸,突然毫无预兆地落了泪,口中呢喃道:“慕辰,爸爸妈妈都不在,你不要离开我了好不好?”

“你……你别哭!”方才眸色讳莫如深的靳慕辰仿若是被惊醒了一般,慌乱地坐起身一把抱住她,急声道:“是不是沈岩那个混蛋欺负你了?”

听到他的问话,欧晓珂抱着他嚎啕大哭,她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现在的心情。

她的脑海中浮现出今晚看到的一切情景,嘴唇动了动,可终究还是放弃了,只是内心一片荒芜。

那些今天无意间撞破的真相,让我如何说出口?

也许从那个梦开始,我的人生就被彻底扭转了吧?

……

说起来,今晚欧晓珂在决定去公司的时候没有告诉任何人。

自从欧晓珂将欧氏集团的事情交给沈岩去处理,她便很少出现在那里。

她去的时候已经是晚上9点,在看到总经理办公室的灯光还亮着的时候,她本来还觉得自己多想了。

怎么可以怀疑沈岩呢?

她放下心中的忧虑,推门走了进去。

办公室里没有人。

欧晓珂想着就坐在这里等等他,然后待会跟他一起去吃饭。

结果,在她百无聊赖的时候,意外发现内室的保险柜竟然开着。

平日里,欧晓珂很少会不经沈岩同意就去碰他的东西,但是想起那个梦,她还是鬼使神差的走了进去。

结果,她发现那保险柜里放着的竟然是沈岩之前侵吞欧氏集团财产的证据,甚至他早就为自己开出的癌症诊断书!

那梦里的事情竟然是真的!

那一刻,欧晓珂也许是清醒的,因为她很冷静地用手机拍下了所有的证据,随后将原件原封不动的放了回去。

只不过,等到她刚想离开的时候,却听到沈岩回来了。

说不惊慌是假的,她几乎是一个闪身便躲进了衣橱之中。

她甚至在想,如果今日沈岩发现自己,会不会杀了自己?

只不过,似乎连老天都在帮她。

本来要走进来的沈岩被一个娇滴滴的女声叫住,随后便是一阵让人恶心的调情,欧晓珂就这样透过衣橱的缝隙,看着那风情万种的女人缠着沈岩离开了。

带着那些证据离开欧氏集团的欧晓珂,突然想找个地方大醉一场,结果正喝着尽兴,却意外看到那个女人给靳慕辰下套。

靳慕辰是谁啊,那可是一直喜欢自己的人,她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被欺负?

于是,她出手救下了他。

只不过在这一刻,靳慕辰温暖的怀抱同样让欧晓珂那一颗受伤而又慌乱的心找到了停驻的港湾,终于安定下来。

他们,也许是彼此救赎吧?

……

欧晓珂也不知道哭了多久,她只知道她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将心中痛苦与愤怒全都宣泄了出来之后才沉沉睡去。

而靳慕辰看着自己被欧晓珂泪水浸湿的衬衣,又看了看欧晓珂那带着泪痕的小脸,眸色微沉,当即走到外间的落地窗前,随手拨出了一个号码。

电话接通的瞬间,那边便响起了男人爽朗的笑声。

“真没想到,咱们的靳二少还真是被欧家大小姐给救了回去?”

“夜色是你的地方,今晚的事一丁点消息都不要传出去。”此刻的靳慕辰看着落地窗外的景色,沉声开口道:“另外,立刻给我查沈岩。”

“我说靳二少,虽说今晚那小妮子在夜色霸气地说了句你是他的,可你也不会老年痴呆到忘了人家后天结婚吧?”男人在电话那头嘀咕着:“你就是现在查也太晚了点……”

“景遇,欧晓珂不会嫁给他,所以怎么破坏就交给你了。”

此刻的靳慕辰完全没有了白日里那斯文而古板的模样,薄而性感的嘴唇微微抿起,周身萦绕着一股君临天下的霸气,“记得,从此以后,让他离我靳慕辰的女人远一点!”

不等那边应声,慕辰便已经挂断了电话,缓步走到床边,看着如此相信他睡得格外香甜的欧晓珂,不禁扬唇轻笑,几近妖娆:“欧晓珂,这一次可是你自己闯进来的,那么,就算是死……”

我靳慕辰也不会再放手了!

欧晓珂醒过来的时候,发现房间里依旧是昏暗一片,不禁愣了许久。

这是哪里?

“你醒了?”这个时候,靳慕辰的声音从欧晓珂的耳边响起,带着惺忪的睡意,听上去格外魅惑人心。

“你……我们?”欧晓珂的脑袋有那么一瞬间的宕机。

昨晚是他被下套,还是自己喝多了?

谁能告诉她,为什么她和靳慕辰会在一起?

“你都不记得了?”靳慕辰眨巴着自己的双眸,有些委屈巴巴地看着欧晓珂,瘪瘪嘴问道:“所以,你不打算对我负责了吗?”

“不是……”欧晓珂话还未出口,靳慕辰突然一个翻身,径直吻上了她的唇。

在这一刻,靳慕辰就好似脱水的鱼儿终于找到了水源,空着的右手拨开她散落在耳边的发丝,修长的手指捉住她柔嫩丰润的耳垂,轻轻揉捏著……

昏暗的光线之中,人的感觉仿佛被放大了许多,以至于欧晓珂清晰地感受到了男人愈发烫的体温,突然猛地推开他,逃也似的直接冲进了浴室,还不忘喊道:“我去洗个澡。”

“噗……”被推到地上的靳慕辰,突然忍不住轻笑出声。

欧晓珂,你逃不掉了。

……

“今日一早,欧氏集团的总经理沈岩被爆出与多名女子有不正当关系,而知情者更是爆料,沈岩娶欧氏集团的千金欧晓珂小姐,是因为一直觊觎欧氏集团……哎,人出来了!出来了!”

当欧晓珂擦着头发走出浴室的时候,一抬眸就看到了电视上那张令她恨之入骨的脸。

沈岩!

“我在。”靳慕辰长手长脚地从背后,将整个身子都在颤抖的欧晓珂拥入怀里,眸中闪过意味深长的光。

原来,欧晓珂还是在意这个男人的吗?

即便昨晚她那么霸气的宣告了自己是他的男人,也没办法轻易就忘掉吗?

可只有欧晓珂知道,此刻的自己有多么想冲上去撕烂沈岩那张道貌岸然的嘴脸!

……

“沈总,请问您对今日爆出的丑闻有何看法?”

“沈总,请问爆料人所说的都是真的吗?”

欧氏集团自创立以来在业界便一直口碑很好,如今因为这外来的和尚导致整个欧氏集团被推到风口浪尖,记者们自然不可能放过这样的头条,所以一窝蜂地围在沈岩身边,生怕自己错过了什么重大消息。

“对不起,无可奉告!”

“请让一让!”

在保镖的拼力相护下,总算开出了一条路,沈岩好不容易走到了欧氏大厦的台阶上,突然听到有人问道:“沈总,请问欧小姐会跟沈总取消婚约吗?”

沈岩脚步一顿,回头扫了那些黑压压的记者,突然冷声道:“对于这样的污蔑,欧氏集团一定会追究到底,而我与欧小姐的婚礼当然会照常举行!”

“沈总,知情人曝光的似乎都是您自己的丑闻,与欧氏集团并无关系,而且今日股票受到影响的也只是您名下的博雅珠宝,欧氏集团的股票并没有受到影响,请问沈总这些话是想将自己和欧氏绑在同一条船上吗?”

“沈总,知情人爆料的你和欧大小姐结婚一事,难道真的只是为了利益吗?”

记者的问题永远都是刁钻而又难解的。

“对不起,无可奉告!”

沈岩也没想到自己只是一句反驳竟然引来了这么多猜测,当下直接丢下一句话,转身进了欧氏大厦。

那些记者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怎么可能离开?

当下,所有的记着三三两两的聚在欧氏大厦的楼下,只为守株待沈岩而已。

“啪。”另一边,靳慕辰将电视关掉,懒懒地问道:“我说,你还要嫁给他吗?”

欧晓珂并没有立刻答话,自然也没有察觉到靳慕辰那微微有些僵硬的身子。

在这一刻,欧晓珂的脑子还有些混沌。

为什么沈岩会在这个时候爆出丑闻来呢?

难道真的是连老天都在帮她?

就在这时,手机响了起来,欧晓珂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小石头。

“呵……”嘲讽地轻笑一声,欧晓珂觉得这三个字简直是在嘲笑着她的有眼无珠。

直到现在,她的鼻尖仿佛依旧充斥着梦中那种被烈火焚烧到皮肉焦烂的味道。

那种清晰地感觉生命消逝的痛感,让她歇斯里地地想要控诉为什么上天会如此不公,为什么要这么待她?

其实,大概谁也想不明白,欧晓珂为什么偏偏会看上沈岩。

欧氏集团的生意遍布国内外,但最为出名的还是欧氏的珠宝,那是老字号的领头羊。

虽然那个时候沈岩白手起家,已经有了自己的博亚珠宝有限公司,可对上欧氏集团,不过是小小巫见大巫而已。

只有欧晓珂知道,因为沈岩曾救过她的命。

现在看来,即便当初那场英雄救美,也未必是真的。

曾经,沈岩说,他是欧晓珂一个人的小石头,以前是,现在是,将来也是,只属于欧晓珂一个人的小石头。

那个时候,欧晓珂真是觉得幸福不已,不管沈岩到哪里,都是她一个人的小石头。

而现在看来,还真特么的……让人膈应!

“喂,晓珂,你听我说,那新闻上说的都不是真的……”电话刚一接通,沈岩的声音便急切的响起。

“没事,我不介意。”欧晓珂的声音平静非常,好似方才听得不过是别人的故事。

她当然不介意,因为她根本没打算跟他结婚,而且倒霉的是他的公司,又不是欧氏集团,她有什么可介意的?

“晓珂……你,你真的不介意?”那边沈岩仿佛也是一愣,好一会才有些讪讪地开口。

“我相信你啊。”欧晓珂语气欢快,可是那镜子中映出来的脸色早已经阴沉一片。

我相信你,所以才会让你骗我骗的那么惨,你所依仗的,不就是因为我相信你吗?

这一刻,欧晓珂突然觉得那场梦就是预兆。

如果不是他,爸爸妈妈就不会死!

如果不是他,欧氏集团就不会被她亲手葬送!

欧晓珂的眸中划过一丝狠厉。

沈岩,既然你如此狠心绝情,那我就要让你尝一尝,一无所有的滋味。

我要亲手将狼子野心的你们……送!入!地!狱!

*后续内容关注卫星号:每日情感故事 ,本文代号: 38150


戳阅读原文,打开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