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心:干净才是一个人对世界最好的答案

点上一只猫 2019-04-28 08:23:30

记得早先少年时

大家诚诚恳恳

说一句是一句

清早上火车站

长街黑暗无行人

卖豆浆的小店冒着热气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

车,马,邮件都慢

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从前的锁也好看

钥匙精美有样子

你锁了,人家就懂了


  一辈子的不合时宜,一辈子的干净清醒  

木心先生的《从前慢》改编成歌曲之后,一时间大江南北争相传唱。

每个年纪都有不同的感悟,年轻人渴望安稳的幸福,中年人怀念从前的小确幸,老年人看着彼此斑白的头发,一生只爱一人。

我们这个时代,很多人奋争着,不想被世界改变,却仍成了大腹便便,在酒桌上指点江山的中年油腻男,而这个在黑暗中大雪纷飞的人最终活出了很多人梦寐以求的干净气质。

曾有人评价他“一辈子的不合时宜,一辈子的干净清醒


1927年214日,木心先生生于浙江乌镇东栅,书香世家。

据学生介绍,木心的名字起源于“木铎之心”,是佛语说法,1946年,进入由刘海粟创办的“上海美专”学习油画,但随后又转到与他的美术理念更为接近的林风眠门下,入“杭州国立艺专”继续探讨中西绘画。


1971年,木心先生在"文革"期间被捕入狱,囚禁在一个地下满是脏水的废弃防空壕中,18个月,所有作品皆被烧毁,三根手指惨遭折断。狱中,木心先生用写"坦白书"的纸笔写出了洋洋65万言的《The Prison Notes》,手绘钢琴的黑白琴键无声地"弹奏"莫扎特与巴赫。


他用的是地下的脏水写在泛黄的自白书纸上,留下的是这66篇650,000个的密密麻麻的字,也因此让他能依靠这精神粮食而存活下来,之后他将这个自白书日记偷偷的藏在缝住的衣角带出来。


1978到1979年,第三次软禁,软禁期间,白天必须不停劳作。


可他依然保持着干净,整洁,在他从地牢出狱时,腰背挺直,裤子依稀可见笔直的缝。


这是一个人对世界的态度,即使经历过世间最长的黑暗,最深的污浊,依旧不改初心。


干净,是一种选择,见过人心复杂与污浊,经历过红尘俗世的纷纷扰扰,仍不改其清澈。知世故,而不世故。


正如木心先生所言:真正的成熟是你在经历过太多事情后,依然能够将内心与这个世界进行剥离,享受人生而不沉溺,历经苍凉而不消极。

岁月不饶人,我亦未曾饶过岁月

圈子干净是一种福气


我是一个外向的人,大一大二的时候参加了很多社团,很多活动,室友常常打趣我说,整个医学院还有不认识你的人吗?那时候,很多好友,哪里都会打招呼,聚餐很多,觥筹交错,当时就觉得自己好友很多。

后来实习,慢慢很多都不联系,渐渐淡忘,再后来,也就再也没有什么交集了。


彼无故以合者,必无故以离。

回学校的这段时间,联系的朋友明显少了很多,有的也只静静躺在好友列表里,当生活回归看书,写稿,简单的两件事以后,却觉得整个人是更有质感的快乐。当你看到一本好书的快乐,比一群人聚在一起的笑话,来的更为牵动心弦。

圈子干净了以后,少了很多纷纷扰扰的社交,会有更多的时间专注于提升自己。之前一个前辈和我说:“一个人,要想做成什么事,他必须先学会安静,沉下心做事,才有可能浮上来”。

曾有读者看过《围墙》之后,想要认识钱钟书先生,拜会一下,钱钟书先生拒绝了,“既然你喜欢鸡下的蛋,为什么还要去寻找下蛋的鸡呢?”

当自己沉下心来,无暇去顾及一些低级趣味的东西,远离杂乱无章的圈子,生活轻松,人也就会更关注于修炼自身。

圈子干净,其实也是一种福气。

青春里的干净


美必须干干净净,清清白白,在形象上如此,在内心更是如此

曾经有一次,探讨为什么校园剧总喜欢用穿着白衬衫的男神呢?

朋友说,白衬衫,能让一个人气质变得干净,有种遗世独立的美好感,自带一种纯粹滤镜,

所以还等什么呢?我去买白衬衫了,哈哈。

木心

从前那个我,

如果来找现在的我,

会得到很好的款待。

云雀叫了一整天







发表评论
用户反馈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