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编赞美诗》第218首

小鸡啄米2014 2019-06-11 15:49:23

赞美诗是基督教举行崇拜仪式时所唱的赞美上帝的诗歌。歌词内容主要是对上帝的称颂、感谢、祈求。现在多数赞美诗都有可供四部合唱的高音、中音、次中音、低音曲调,但早期的赞美诗无和声、无伴奏。现存完整的最早歌词是希腊文赞美诗,约写于公元200年之前,题为《放吧,喜悦之光》。

真正意义上地基督教赞美诗是从1517年马丁·路德发起的宗教改革开始的。中世纪天主教会的崇拜音乐以圣咏为主要形式,演唱技巧极其复杂,需要经过长时间专业训练的修士来担任这一角色,而普通信徒都能参与,通俗易懂的大众赞美诗几乎是完全空白的。事实上,创作通俗易懂的大众赞美诗是马丁·路德进行宗教改革的重要内容之一,路德本人就积极实践,创作了大量的大众赞美诗,比如至今都广为信徒传唱的《坚固保障歌》(《新编赞美诗》第327首)就是路德的代表作。宗教改革在音乐上的革新不止体现在大众赞美诗,在其后的几百年里,音乐艺术进入历史上最为辉煌的发展时期,与马丁·路德的改革是有着很大的关系的。而在当时,大众赞美诗可谓是叛逆之极,广为教会保守势力所诟病。几百年后的今天,当时的大众赞美诗成为了我们所说的古典赞美诗或传统赞美诗。当时的大众赞美诗在音乐形式上基本都是二段式,分主歌和副歌,四到八个乐句,节奏简洁明快,旋律朗朗上口,易于传唱。歌词一般都分数段,最多可达八到十段,同一旋律反复演唱。

(点击上方绿色的图标,开始播放音乐,如果出现播放中断,请重新开始)

                  第218首 归回父家歌

THE PRODIGAL SON

经文:“我要起来,到我父亲那里向他说:‘父亲’我得罪了天,又得罪了你’”(路15:18)。

这首日本圣诗原来《普天颂赞》已经采用,歌名《念父归来歌》,注明是日本圣诗及曲调,译词如下:

一、思之惭愧不能当! 离父我彷徨,

繁华梦里久奔忙。 沉醉心如狂。

二、牧豕本非我善长; 倦眠茅草房,

世人怜恤薄衣裳, 难敌朔风狂。

三、袖间露点浑如洒, 观之念父爱,

黄昏将过,日将来, 我今决意归。

《普天颂赞》(旧版)第273首

从诗词的内容来看,这首诗是根据耶稣所讲的浪子回头那一篇比喻而写成的。由于旧译文字比较古雅难懂,选入《新编》时特请谢雪如(简历参阅第32首)重译并进一步注明是日本松本宗吾(Sogo mat sumoto)原著。兹特根据日文材料将这首诗的调和词介绍如下:

先从这首所配的曲调说起。《新编》注为12世纪的日本曲调,《普颂》注明调名为《IMAYO》,是距今800年前日本平安王朝(794-1192)就流行的一曲日本传统民间曲调。(日本称之为《杂艺郢曲》),以后成为佛教和道教常用的宗教曲凋,经过世俗化后给这个旋律起名叫《今样》)(IMAYO,意为现今的新样子),以后渐趋没落。到江户时代(1603一1867)已经没有这种形式的歌曲,仅仅作为一种文学形式保留下来。这种文学形式是发展明治维新时代的新体诗的基础。在1954年采入日本基督教赞美诗时由小泉功(Isao Koizumi)另配以风琴伴奏的和声。据日本基督教人士称:日本所用的赞美诗历来都是采用美国传教士的和声,这次由日本人配以和声,也可以说是一种创新,使它成为名实相符的“今样”。

这首诗原是根据传统《今样》曲调填词写成的,起初并未记载词作者的姓名。根据日本方面的考证,确定原作者是松本宗吾(1840-1903)。松本宗吾生于日本长野县松代,1878年在横滨经美国传教士马克莱(译音)为他施洗入教,以后在日本各地热心传扬基督教,先后在盛冈、仙台、米泽、名古屋、鹿儿岛等地教会担任牧师。松本博学多才,能言善辩,讲道有力,并喜欢写诗,特别精于作一种5.7.5三句17个音节组成的短诗,日本称之为“俳句”。他曾被聘为鹿儿岛报纸的俳句副刊的编辑,是受人敬重的教会长老。这首诗原刊载于1895年出版的《基督教圣歌集》,在收入明治版的《赞美歌》里时,词句经他的儿子增补修订。但原作者的姓名未改①。现该诗已被译成多国文字.

①根据日文《赞美歌略解》写成,由黄大卫翻译。

关注我们请长按识别二维码

发表评论
用户反馈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