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霸韬,你还记得人性本色的片头曲吗

巨大猫头鹰 2021-10-14 11:49:37

学霸也有情,学霸也有爱
学霸的世界也需要人关怀

   1   

设想一下,你第一次走进充斥着牙膏、肥皂和臭袜子味儿,格局像监狱一样的男生宿舍楼,怀着忐忑的心情推开寝室门,看见一个身高一米八五,面容冷峻,穿着白衬衫的骚年面无表情地整理个人用品,你会是什么心情。
 
反正我是一见倾心,小鹿乱撞,低下我高昂了18年的头颅,垂首叫了一声哥。
 
韬哥应该不知道自己在我心中俨然是一只行走的男模,只是淡淡地对我说了声嗯,就走出了宿舍,不带走一片云彩。狂拽酷炫吊炸天,敢与太阳肩并肩。
 
路遥知马力,日久都喘气。相处时间长了,韬哥就卸下了高冷的盔甲,露出猥琐的软肋。
 
每天出门前,韬哥都打开电脑,进入一些不能公开讨论的网站,打开一些神奇的种子挂在迅雷下载,傍晚回到宿舍与大家齐分享。他对2011年以前的top100女优如数家珍,光看大腿就能报出番号。
 
大学第一个寒假,大家约好返校时带来家乡特产。我们带来的无外乎鱼排、红肠、马奶酒、李连贵熏肉大饼。在一片朱门酒肉臭中,韬哥默默拉开背包拉链,掏出一叠立起来比考拉脑袋还厚的光盘。
 
“家乡特产,16块一斤。我买了半斤,你们慢慢参悟吧。看完了,纵然不能看腿报号,也能听音识人了。”
 
此举奠定了韬哥405车神的地位,日后韬哥以绝对票数成为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主任,人送外号黄品源。
 
啊,最美不过大韬哥,可爱又活泼。韬哥是盛开的花朵,韬哥是精酿的Four Loko。


   2   

其实建设寝室精神文明只是韬哥的业余爱好,韬哥的真实身份是以超过录取线几十分的成绩误入帝国理工的失足学霸。帝国理工狼多肉少,男生们泡起妞来六亲不认。
 
在这种凶残的大环境下韬哥仍然坚守自己心中纯净高远的内心世界,保持着高三的作息习惯,早起背单词,熬夜刷代码,他曾经斩钉截铁地说过:在G点,哦不对,在绩点达到4.0以前,我是不会考虑个人问题的。
 
这种人打自己脸都特别狠,没到期末韬哥就率先带着一个水灵灵的南方妹子在校园里招摇过市。姑娘肤白貌美好像小号的汤唯,韬哥俊逸潇洒好像过期王大锤,两人走在一起真是郎才女貌,惨无人道。
 
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我和小哲将韬哥五花大绑,开堂夜审。
 
小哲:堂下所跪何人?!
 
韬哥:……别闹。
 
小哲:大胆!那妞是谁?!你们咋认识到的?老实交待!
 
韬哥:……哪个妞?快给我松绑,否则期末考试老子不罩着……
 
小哲:哎呀我操还特么敢威胁我。来人,大刑伺候!
 
几个人举起韬哥,按住四肢,将韬哥的第五肢与床腿贴在一起。
 
摩擦摩擦,似魔鬼的步伐,似女优的爪牙。
 
韬哥不愧是韬哥,10秒钟之后他嘤咛一声,面色潮红,双眼迷离地开口道:
 
“她……她是我的的灵魂伴侣,精神支柱,人生导师,情感陪护,我俩生活上互相关心,学业上互相帮助。”
 
“你麻痹说人话。”
 
“我对象,株妹儿。”
 
“咋认识的?!”

   3   

话说那一日韬哥远赴东北师大图书馆自习。在学霸的眼里,每道高数题都有三种解法。作业本上书写空间有限,到底写下哪种解法才更有feel?韬哥茫然了。越是他掏出电脑,插上耳机,打开快播随机放了一段《放课后の教室》,平静自己汹涌的内心,让选择不再艰难。
 
就在碧血洗银枪的关键时刻,一个软软的声音穿过耳机的呻吟,被韬哥捕捉:“好厉害噻,居然写出了三种解法。”
 
韬哥一秒钟之内摘耳机关电脑擦口水,转过头发现一个妹子一边翻着自己的作业本,一边赞叹不绝。
 
妹子太他妈好看了。柳叶弯眉樱桃口,盈盈小蛮腰,纤纤擢素手。眼波流转处,韬哥直发抖。
 
韬哥形容当时的生理状态:眼皮直跳心直惊,尾巴根子冒凉风,脑袋忽悠一下,心跳嘎嘣一声。
 
“啊,小意思。教材上的题目一般都不难,所谓深入浅出……”
 
“但是这几道题的证明过程都不是很严谨,而且你知道这道题,还有这一道,有四种解法吗?”株妹儿拿起笔,在我们宿舍被奉为参考书的作业本上画了几个圈圈。
 
紧接着株妹儿手起笔落,在韬哥反驳之前写下了全部正确解法。随后株妹儿又一一指出了韬哥的工图、物理等作业里的不足,两人又热烈探讨了马列毛邓思修近代史。直到华灯初上,门卫赶人,两个人才依依惜别。
 
一番深入交流使二人惺惺相惜,相见恨晚,遂约定每周一起上自习,学了一个月小手就牵到了一起。
 

两个门门考试前三,奖金拿到手软的学霸走到了一起真是虐了狗了。正常人,比如考拉,恋爱那会儿就逛吃逛吃逛吃,说起情话也是你侬我侬。韬哥和株妹儿聊的都是些马太效应,木桶定律,两人唯一一次争吵是因为对“东北老工业基地能否振兴”持有不同观点。
 
眼睛一闭一睁,大学就要过了。毕业好似无情棒,多少鸳鸯各一方。宿舍的人或多或少地经历了失恋,而韬哥和株妹儿的爱情一直像人民币一样坚挺,稳中有升。大学四年两人共同考了大把的证,掌握了无数技能。株妹儿由于学业过于优秀,被学校保研,韬哥也考取了本市某高校的研究生。两个人将继续着等灯登阁各攻书的日子。
 
我们满怀着祝福和不舍,各奔东西。
 


   4   

毕业第二年,有一天晚上我跟考拉喝高了,突然很想跟韬哥视频。待韬哥英挺而略显疲惫的面容出现在屏幕上,我们回顾了美好的大学生活,询问了一下彼此的近况。我说你跟株妹儿啥时候办事儿?红包我都准备好了,就等你报销往返飞机票了。
 
韬哥表情一滞,然后咧嘴露出两排标志性的大白牙:“嘿嘿,那啥,我们分手了。”
 
我当时正在点烟的手猛一抖,差点把眉毛烧光。
 
“你他妈说啥?!”
 
韬哥嘴角抽搐了几下,又要咧嘴,但可能是实在笑不出来了。就慢慢低下头去。
 
我说这是咋回事儿?世界末日吗?别吓唬我,我特么刚涨工资。
 
韬哥沉默了半晌,在我骂人之前终于开口。
 
两人的矛盾始于毕业前。那会儿株妹儿满怀着继续二人世界的新希望,放弃了好几个名企的offer,接受了保研,继续留在东北。
 
让株妹儿没想到的是,韬哥偷偷报考了北理的研究生,又以很高的成绩轻松上榜。
 
看见韬哥通知书的时候株妹儿当时就懵逼了:“你特么逗我玩呢?”
 
韬哥又是跪地又是求饶,在株妹儿变身超级撒亚人之前把她哄住了。但是两人坚不可摧的感情还是出现了裂痕。两人终于有了学术之外的争吵,磕磕绊绊过了两年,在韬哥研究生毕业前夕,两个人一拍两散。
 
我们很愤怒。株妹儿真的是个特别好的姑娘,又温柔又逗逼,甚至给小哲介绍过女朋友。考拉甚至想替小哲狠狠打一顿韬哥的屁股。
 
我说你他妈为啥非得去北京?你在北京有人了?!
 
韬哥苦笑一声,缓缓道来。
 
大三时韬哥去北京一个光学公司实习过一段时间。公司领导极其欣赏韬哥,许诺可以给韬哥安排户口,但前提是韬哥要有985或211的学历,最好是北京高校。根据政策,韬哥如果是北京户口,配偶和子女的户口就水到渠成了。这待遇,傻逼才拒绝呢。
 
韬哥这人行事很稳,属于不见兔子不撒鹰那种人,他本来是想收到通知书之后再告诉株妹儿,但是已经晚了。
 
这么大个事儿你都不跟我商量。老娘不要北京户口,老娘在东北读研是为了跟你在一起你不知道吗,你这个山炮,猪脑壳。
 
随后的异地恋加重了彼此的失落,某次剧烈争吵后,最终还是决定各走各路了。
 

   5   

我问韬哥:后来呢?
 
她已经回家了。
 
那你准备留在北京了?
 
不想了。本来是想跟她……哎,算了。
 
韬哥趁我们不备,偷偷蹭了一下眼角。我跟考拉心里五味杂陈。又惋惜又心疼。
 
你没有权利给谁做决定,或是用你的选择捆绑谁,即使是你最亲密的人。
 
考拉小心翼翼地问:“韬哥,就这么分了?你没想过去找她?”
 
韬哥收起笑容,露出了第一次在高数课堂上火拼老师的桀骜表情:“找!怎么不找!红包都给老子准备好,到时候你们一个都不能少!”
 
我们长出了一口气,不由得欣慰地骂了一句:“操,找不回来拿你卡大树!”
 
那年春节,寝室的微信群里,韬哥发了一张与株妹儿的合照,照片背景是株妹儿的家。一种巨大的幸福感油然而生,仿佛是发生在我自己身上。我忍不住脑补他们孩子的九年义务教育都特么是在胎教中完成,最后手拿某高校录取通知书出生……
 
考拉这孙子又一次展露了破坏队形的天赋,在一片“恭喜恭喜”,“早生贵子”的祝福语中,他的回复格外醒目:
 
“韬哥,你那还有没有种子了?网址也行!”





—END—
 
 


发表评论
用户反馈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