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红歌网门户

献给出生在60年代的人

玉米种子 2019-02-10 11:10:29

献给出生在60年代的人

 

从在网络上出现的顺序来讲,先有“80后”,后有“60后”;从辈分来说,先有60后,再有80后;从血缘上说,部分80后产自60后。

一直以来,不知道一把年纪是什么意思,当有一天审视自己手上的老茧时,突然明白了其中的含义。

 

60后的童年非常贫穷,但是我们的零食都是绿色食品,槐花、榆钱、红枣、桑葚、芦苇根、柳树叶等等甚至可以成为全家餐桌上的美食。用冻红的小嘴吹去上面的浮土,用肮脏的小手擦擦表面的泥巴,就可以放心地大吃特嚼,品尝纯天然食品的醇香,丝毫不用担心会被奸商谋财害命。

生于60年代,我们感受了70年代的那种英雄理想主义色彩,但不再盲目;

生于60年代,我们包容了70年代的个性追求,却并不喧哗;

 

生于60年代,我们全程经历了始于80年代初的改革开放,是理想兼顾现实的一代,也将会是痛并快乐着的一代。

60年代,我们见证了很多——

 

台湾校园歌曲来了:邓丽君、小虎队、王杰、郑智化……一首首优美的歌曲耳熟能详;

 

香港电影来了:四大天王、成龙、周润发……一个个血胆英雄成为偶像;

 

霹雳舞来了、喇叭裤来了;

 

世界改变着我们,把我们从少年少女变成了人父人母。 

60年代,我们经历了许多——

 

经历了一代伟人朱、毛、周的离去;

 

经历了四人帮垮台;

 

经历了女排三连冠;

 

  经历了89年学生运动;

 

经历了富人越来越多,梦想越来越远。

60后是恢复高考制度的最大受益者。考中学时,高考制度基本完善;上大学时,国家有助学金;大学毕业时,基本都有个铁饭碗。虽说是万人挤独木桥,挤上去,就可以一劳永逸了。

60后结婚时身无分文,也可以娶到老婆;离婚时,发现自己已经赔不起老婆。

 

60后结婚时发现家里真的很穷,只好带着老婆去四处租房;孩子结婚时发现自己还是很穷,如果不给孩子买车买房,儿子很可能娶不到老婆,因为没有女孩子愿意跟着儿子去租房:吃不了那个苦,更丢不起那个人。

 

60后一不小心创造了70后,养育了80后,主力军是90后,小部队是00后。10后让人恭喜但60后却让人怀疑。

一首《年轻的朋友来相会》,勾起我们许多美好的回忆;

 

八十年代的新一辈,如今已经成为了中年发福的老一辈;

 

20多年前我们曾怀想——

 

20年后,我们的生活不知有多么的美好;

 

曾经的美妙梦想,如今早已烟消云散,又有多少惆怅在心头?

生于六十年代的人们,现在大的五十多岁,小的四十多岁,60后的小学生活简单而快乐,课本只有算术、语文、政治、自然,每本书三五毛。没有人请老师补课,课余也没有家庭作业。

 

我们学的第一课是“毛主席万岁”,第二课是“中国共产党万岁”,第三课是“儿童们团结起来,学习做新中国的主人”......

 

孩子们的课余生活丰富多彩,摔元宝、滚铁环、捉迷藏、抓坏蛋等等五花八门,不到天黑不回家。

六十年代的人从小就懂得憎爱分明。

 

在“五七”指示的光辉照耀下,我们背诵着毛主席的教导“学生也是这样,以学为主,兼学别样,既不但学工、学农、学军,也要批判资产阶级。学制要缩短,教育要革命,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统治我们学校的现象再也不能继续下去了!

 

60后从小就是毛主席的红小兵、好孩子,在大风大浪里锻炼成长,批林批孔、揭批四人帮等等总是站在革命第一线。

我们从小就熟知自己的家史,与刘文彩之类的大恶霸不共戴天。我们心灵深处充满着对社会主义的无限热爱,对旧社会的无比痛恨。

 

那时候学习的榜样是罗盛教、邱少云、黄继光和欧阳海,是刘文学、戴碧蓉、草原英雄小姐妹这样的一些英雄人物。

那时候的文化生活极其贫乏。电影只能看到朝鲜和阿尔巴尼亚的。

 

记得当时的《卖花姑娘》、《金姬和银姬的命运》,使得多少善良的中国人流下了同情的泪水,没有理由不使我们为生活在社会主义国家而感到自豪,同时也为全世界那三分之二依然饱受苦难、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的无产者而感到难过和不安。

国产电影自然是以八大样板戏为主,那精妙的配乐、经典的道白和夸张的舞美,使人至今仍然难以释怀。

国家大事主要是通过有线广播和极少数的收音机进行传播,另外,就是《新闻简报》。

60后童年时代的理想是实现共产主义,做革命事业的接班人;少年时代的理想是考上一所名牌大学,作一名勇攀科技高峰的科学家;青年时代的理想是找个好工作,娶个好老婆;中年时代的愿望是有权有钱,孩子争气,家有贤妻,外有艳遇;老年时代么,等等看吧。

天亮了,十年浩劫终于结束了。那时候,李光曦演唱的一首《祝酒歌》最能表达这种喜悦的感情。

 

高考制度的恢复和科学大会的召开,使成千上万的知识分子欢欣鼓舞。

郭老那句“科学的春天来到了”,在无数人心中播下了希望的种子。

 

华罗庚、陈景润的事迹激励着数以万计的学子们发愤读书,为了实现四个现代化和世纪末把祖国建设成为现代化国家刻苦攻关。

 

“攻城不怕坚,攻书莫为难,科学有险阻,苦战能过关”,叶帅的一首诗和老一辈革命家的殷切期望,成为了我们奋发向上的动力。

没有人不相信我们的国家会在短短的二十年里,赶超英美等发达国家而跻身世界强国之列。

 

在中国当代历史中,1977年绝对应该被浓浓的写上一笔。那一年,邓小平第三次出山,被历史地推上了政治舞台。他的复出,昭示着一个新的时代的诞生。

一时间,八块样板戏不演了,铿锵有力的革命歌曲听不见了。一批反映文革期间受害,生离死别和描写美好爱情的电影诞生了。《海外赤子》、《归心似箭》、《爱情啊你姓什么》、《瞧这一家子》、《甜蜜的事业》、《小花》、《戴手铐的旅客》、《等到满山红叶时》、《第二次握手》、《红牡丹》、《庐山恋》等等等等。

 

有电影,就必然有插曲。那时候的电影插曲实在是美,每每想起或唱起,就心潮起伏,情绪激荡,李谷一也成了我们梦中的歌神。

那时候高跟鞋、“飞机头”、喇叭裤、摇摆舞被普遍视为叛逆和异端。

 

邓丽君等港台歌手的所谓靡靡之音还被斥之以黄色歌曲。

那时的文坛出现了一种“伤痕文学”,主要是讨伐“十年动乱”对人性的扭曲。文化艺术又一次地出现了“百家争鸣”的局面。

 

国产的《敌营十八年》、日本的《血疑》、《命运》、《排球女将》、英国的《大西洋底来的人》,在全国范围内掀起了一股电视连续剧热。

美国的《加里森敢死队》第一次颠覆了我们对英雄人物的理解。

 

电影《少林寺》产生的轰动效应,使街上一下子出现了无数个光头觉远。

 

那时港台的武打录像片充斥着一间间低矮简陋的录像厅。

单田芳、刘兰芳的评书《隋唐演义》、《杨家将》、《岳飞传》在普及历史知识的同时,更是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那时的一本叫作《武林》的杂志,创造了全中国期刊订阅、零售之最。

香港电视连续剧在大陆异常火爆,尤以《霍元甲》、《陈真》、《射雕英雄传》、《人在旅途》等为代表。

文化生活的空前繁荣,也带来了物质生活的改善。

 

以前凭票、卡供应的自行车、手表、缝纫机“三大件”已不再紧张,人们的着装也逐渐从千篇一律的灰、蓝、黄而变得亮丽多彩。姑娘出嫁的条件,已成为“三十六条腿”和双卡录音机、双缸洗衣机和一台黑白电视机了。

生于六十年代的人,也有幸成了最后一批能够全部看完历届“春节文艺晚会”的人。也正是从那时起,“春晚”便替代新衣、鞭炮,成了我们每年除夕的热盼。

张明敏的《我的中国心》、奚秀兰的《阿里山的姑娘》、费翔的《冬天里的一把火》等等,留下了多少难忘的记忆!

 

董文华的一曲《十五的月亮》,唱响了讴歌最可爱的人,这一新时期最响亮的主旋律,对越反击战激发出来的爱国热情空前高涨。

往事如过眼烟云,不同的经历造就了我们同前人、后人不一样的思维模式和处世原则。

 

回忆过去,并不意味着裹足不前。

 

回忆过去,会使我们在观照历史的同时,寻找出更符合于我们时代特征的精神和境界,使我们更加为生于六十年代骄傲和自豪。

 

谨以此文送给所有60后。


2017年新种子已入库,需要的请联系姚元杰!       

         玉米种子专门致力于解决鲜食玉米各环节技术问题。通过种子到棒子到厂子到筷子,老姚、小白为你搭建友谊的桥梁。

       查看更多文章请加姚元杰微信15110230451(微信号:yaoyuanjielove)查看我的相册或关注“玉米种子”微信号查看历史消息,谢谢!

       联系电话:姚元杰15110230451  

                         白永龙135225096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