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之以歌——一位强友的年终感悟!

花花厨房日记 2020-09-15 15:24:55

既然我不能决定生命的长度,那就交给老天决定吧!......不必抱怨,无需悔恨。无论今后的日子里是狂风还是暴雨,我也当做是命运予我最好的馈赠。

图文:夜未央

编辑:qiangjiyanlianmeng


时光如水,从指尖悄然滑过,转眼之间又一年快过去了。


如今,站在深冬的路口回望这一年走过的历程,不由得思绪万千,感慨良多。


都说:一日之计在于晨,一年之计在于春。新年伊始,原本我也和许多人一样怀揣梦想,轻装上路。


奈何天不遂人愿,只是一场看似普通的疼痛却被宣布患上了不治之症。医生语重心长的一番话语及一张张化验单顿时将我所有的梦撕得粉碎。


原以为自己也算得上是历经风雨的人了,原以为这么些年生活的历练,自己已经足够坚强,足以抵挡生活不堪的一面。然而当生活将它本来的面目摆在眼前时,我终于知道,什么梦,什么想,那不过只是天上的浮云罢了,现在的自己只是被医生下了“不死癌症”诊断书的病人而已。面对这一残酷的现实,试问:又有几人能够坦然面对?

其实,早在两年前堂姐的女儿被确诊强直,住院靠生物制剂治疗时,我就有种预感的了。因为我右腿的疼痛症状和她极其相似,但是去医院检查出来的结果却是腰椎间盘突出。而这次只是后背久痛不止却被告知患上了强直。


虽然这结果早在我的预料之中,但当它真的来临那一刻,我到底还是没有办法坦然接受。当时医生说我的右侧骶髂关节已经受到较大程度的侵袭,如果不马上注射生物制剂,就会致残,致瘫。我一听这话整个人都懵了,脑子里一团浆糊,只说需要考虑一下再做决定,便跌跌撞撞跑出了医院。


回到家后,我便在网上疯狂查阅有关强直的资料。真是不看不知道,看了吓一跳啊!看得越多,我的心底也越来越凉。我才三十几岁,患上此症就意味着不此与药相伴,疼痛如影随形。我不甘,也不愿啊!


晚上,我拨通了侄女的电话。侄女听完我的讲述后,说我的情况比她的轻微多了,并没有医生说的那般严重。末了劝我不要太过担心,还建议我再换几家医院查一查,看看结果怎么说。


于是,第二天,我又马不停蹄地赶往另一家医院。


最后,好在查了几家医院,病症虽然一样,但并非只有注射生物制剂这一条路可行,中医照样也是可行的。我心里绷紧的神经总算是可以放松一下了,起码我不用再为了那一个疗程就得花掉一年薪资的高昂药剂费用而发愁了。


但是,接下来的治疗也不容小觑。由于最后选择进行治疗的医院有点远,老公上班不能经常请假,加之还得接送孩子,所以多数时候我都只能独自去医院。每周去医院来回得换乘8趟公交,路途又远,我又晕车,真真是苦不堪言!刚开始时因路线不熟,坐错了几次,还有几次因晕车昏昏沉沉竟然坐过站了,又只得重新坐回来。


其实,这都算不上苦,比这更苦的是治疗。每天得喝一副自己煎的中药,一日三餐西药,一日两餐中成药,最难熬的是背上敷的膏药,一股浓烈刺鼻的草药味道不说,背上整天背着两块药膏,特别是中午温度偏高点,膏药就开始融化,粘粘的,很难受,一不小心就又沾在衣服上了。


可是,再辛苦,再难熬,只要一想到千里之外年迈的双亲,还有孩子那天真稚嫩的样子,我又倔强的咬着牙坚持。

短短一年时间,换作别人,也就那么一晃而逝了。可是,于我,犹如几个世纪那么漫长。记得病情严重时,一晚上只能入睡一个多小时,睡梦之中还时常恶梦连连,其余时间都是在噬骨的疼痛中度过的。


每当夜幕降临时,我的心里就无比烦躁,无比恐慌。我真想一直坐着,一刻也不睡,可是又困得不行,好不容易眯着一会儿又会被噬骨的疼痛给疼醒。如此反复,折磨得我近乎崩溃。


每晚我都双目无神地盯着天花板,心里迫切地祈求着黎明的曙光快点到来。那些日子,我心里唯一的希望就是自己能无痛无梦一觉睡到大天亮。然而,上苍却吝啬得连这么一个简单的幸福都不曾给予我。


在许多个夜深人静,彻夜难眠的夜晚,我就那么任自己胡思乱想,任思绪飘散游离。我到底还是不可避免地想到了那两个字:生死。说实话,以前我还真的从没想过这个问题,以前总觉得它离我很远很远,可现在才发现,也许就近在咫尺。当我这样想时,明明感觉到自己的心被什么东西狠狠地扎了一下,真的很疼很疼,疼得我有一种近乎窒息的感觉……


我才三十几岁,人生的路程才走了一半不到,我真的不甘心就这样让自己沉沦下去。可是,残酷的现实又让我望而却步了。


最后,痛定思痛,我还是听取了一医生朋友的建议,首先从改变自己的心态开始,先试着将心里的负累和压力放下,再积极配合医院的治疗。这样下来,病情总算是一点一点的得到了缓解。


当然,这期间,自然少不了家人,朋友,同事们的理解,帮助与陪伴。还有与我同病相怜的病友们,因为有你们的提醒和建议,让我求医路上少走了许多弯路,也少花了好多冤枉钱。我在此真心的谢谢你们!

想想这一年里,我尝尽酸甜苦辣的同时,也看破了人情冷暖。虽然这该死的病痛折磨得我苦不堪言,可是,有时想想痛苦还真是一所好学校呢!它不但让我从早已麻木的的生活中彻底清醒过来,还让我清楚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也让我懂得了许多,看开了许多,收获了许多,也放下了许多。


尽管年初曾许下的三个愿望至今一个也没实现,甚至有些愿望以后恐怕都没实现的可能了,但是经历了这么一段艰难的心路历程,我再也不会自怨自艾,感叹命运的不公了。因为我始终相信,如果事与愿违,那定是老天另有安排。


起码现在的我还能跑能跳,完全可以自由行动,可以爬爬山,逛逛街,甚至还可以上半天班,这便是上苍对我最大的眷顾了。


还有,因为病痛什么都做不了,百无聊赖之际我不但拾起了年少时遗落风中的梦,提笔重与文字结缘,还结识了好些有着共同爱好的良师益友。想到这些,我又觉得自己是多么的幸运。


尽管这不堪的一年就要过去了!虽然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不知道自己将要面临什么?又能够拥有什么?但是,前面的路,不管有多少崎岖,多少坎坷,不管有多少艰难,多少羁绊,只要自己一息尚存,就不会绝望,不会放弃,也不会停下前进的路。


既然我不能决定生命的长度,那就交给老天决定吧!但是,起码我还可以试着改变它的宽度呀!今后的日子里,我一定会用积极乐观的心态面对生活,面对自己的人生,不必抱怨,无需悔恨。无论今后的日子里是狂风还是暴雨,我也当做是命运予我最好的馈赠。


纵然命运以痛吻我,我亦愿报之以歌!


作者简介:
夜未央

夜未央(笔名),贵州遵义人。2017年因被确诊AS无法正常上班,重与文字结缘,现偶有文字见于各网络平台。(《同题创作生死 | 心的乞讨,有谁明了?》《散文:溢满乡愁的老梨树  ||  夜未央》)是文字给了我战胜病魔的力量,是文字让我重拾对未来生活的信心。





推荐阅读:

【约稿】有奖征文:讲述您的强直故事!

强友碎笔——有奖征文来稿(一)

【征文来稿】:不能倒下—我和强直

【征文来稿】被命运选中,没资格懵懂!

【周末有话】强直性脊柱炎功能锻炼有没有“金标准”?你在坚持哪项运动?

【强友药典】 柳氮磺吡啶用药细节,哪些患者不能服用?

【强友药典】非甾体抗炎药会“上瘾”?仅仅是“止痛”吗?

【深度剖析】强直性脊柱炎治疗到底“难”在哪?





qiangjiyanlianmeng 最专业的强直微刊



发表评论
用户反馈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