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士超,华师大的姑娘真的那么可爱吗?

风孩 2020-08-09 12:33:10


首先,请你点开上面的音乐播放按钮,我们一起听一听这首即将刷爆你朋友圈的歌曲。如果2016年还有神曲,这应该是我们有幸听到的第一首。

下面拜读一下歌词,全文如下:


张士超,你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在哪了?

昨天晚上 我走在回家路上
突然想起 我没带钥匙
我打给你 二十六个电话
你没有接 你没有接

你回话了 (喂 干哈?)
叫我等等 (这会儿不方便!)
你办完事就回家 (真不行!)
可是张士超 你这个混蛋
你带着姑娘 去了闵行
你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哪里了...



地毯找了 花园也找了
连门口大爷 我也都问过了
你就是忘了 你就是忘了
我们家在五角场
华师大的姑娘真的那么可爱吗...

凛冽的风 冰冷的雨
国定路的落叶满地
我已经冻得不行
张大哥你在哪里
Sancta maria sancta maria
让这个迷途的羔羊回家吧
钥匙啊钥匙 你快快出现

啦啦啦 啦啦啦 啦啦啦 啦啦啦 啦 啦 啦
大不了我自己再去重新配一把
重新配一把


不用麻烦了 不用麻烦了
我那么有钱 一下配十把
你就乖乖住在闵行吧 不用回来了
不用麻烦了 不用麻烦了
我那么有钱 一下配十把
人家很忙的

不用麻烦了 不用麻烦了
我那么有钱 一下配十把
你就乖乖住在闵行吧 不用回来了
不用麻烦了 不用麻烦了
我那么有钱 一下配十把
人家很忙的

不用麻烦了 不用麻烦了
我那么有钱 一下配十把
你就乖乖住在闵行吧 不用回来了
不用麻烦了 不用麻烦了
我那么有钱 一下配十把
人家很忙的



如果你认为这只是一首关于黑基友的装逼神曲,那我只能呵呵了。且听我慢慢跟你说:

我们先分析一下这首歌曲音乐上使用的手法:

音乐一开始,随着钢琴声渐进,宏大的和声进入主音部,女声、男声配合着专业的交响乐。期间插入张士超的念白。一起爆发,直到第一个段落结束。在过渡阶段,这首歌使用了非常罕见的管乐卡祖笛,悲呛而又嘶哑。和陶笛的悠扬叙事、长笛的清远抒情不同,卡祖笛如哒哒的马蹄声,带着讨伐控诉情感,这是一个令人愤怒的故事:好基友张士超拿着自己的钥匙,跑去了闵行约华师大的女生,而自己被关在了门外面。

第二个段落结束后,歌曲进入舒缓的乐章,简单的钢琴下是男声部的徐徐前行,配合着“我已经冻得不行,张大哥你在哪里”的歌词,贴切表达了主人公天寒地冻在外吹风如丧家犬一样的复杂情感。令人惊讶的是,这种情感并没有积累、爆发,而是急转进入“sancta maria”,并且是连续两个小节。这是著名的《圣母祷词》,是天使问候圣母的话。在这样一部控诉基友的作品里,为什么会有去天使对圣母的那种尊重问候的情感?这是作品给我们的一个困惑。



好,我们暂且搁置研读这有宗教意义的两个特殊小节,赶快进入更接近作品的下一个段落:让这个迷途的羔羊回家吧/钥匙啊钥匙/你快快出现。原来如此!刚才那两句祈祷词似乎可以理解了:作者以迷途的羔羊来自况,表达那种无家可归、无处可附的彷徨无助,而在新教里,羔羊是耶稣基督的自称:在耶稣开始传道时,施洗约翰宣布祂是神的羔羊,除去世人罪孽的!(约一29,对照一36)所以,出现祷词并不突兀,反而是浑然天成!这是自我救赎、觉醒顿悟的前奏。

我们继续往下听,在一系列“啦啦啦”的反复咏叹后,歌词急转直下,原来的怨恨、控诉、自哀到这里突发转折:大不了我自己再去重新配一把。什么意思呢?原来自己如何也无法忘却、一直求索的东西,突然被放弃了,仿若顿悟一般。这还没完!随着卡祖笛疾风暴雨般进入,合唱团使用了《我很忙》的曲调,表达了自己的愤怒与决绝:不要麻烦了,乖乖住在闵行吧,不用回来了!


最精彩也升华在歌曲的最后,以四个铿锵有力的音符、当空裂帛一样结束:这是2225的曲调。看上去平淡无奇,并没有什么特别?不,如果你听过贝多芬的《命运交响曲》,一定知道开场那叩击命运大门、扼住命运咽喉的千古名段,四个音符:5552。2225刚好和它相反!从音符上就是一种隐喻:这首歌是在反击宿命!这是对张士超,对丢钥匙,对命运的无情且漂亮的反击!

我们再说说这首叙事作品的结构:全歌词一共八个章节,我们概括一下它每个章节的主旨:丢钥匙——追问——控诉——悲恸——反思——放弃——决裂——升华。这是典型的文学作品母题结构,严格遵循起承转合四个段落,节奏非常清晰:起(丢钥匙、追问)——承(控诉、悲恸)——转(反思、放弃)——合(决裂、升华),改成小说,每个段落四分之一篇幅;拍成电影,每个段落会各三十分钟;作为一首歌曲,它连转场过度的乐器都精心挑选、自然过渡的,与每个章节的主旨高度一致。对,就是这么严谨细致。这首歌的形式之美,令人惊叹!

那么,这么严谨宏大的作品,它的主旨是什么呢?不就是一个回家没带钥匙的故事吗?错!你太小看这首交响乐作品了!它是时代之声!


答案就在这首作品那个核心的意象:钥匙。这是非常重要的文学母题。诗人梁小冰在1980年写过著名的诗歌名篇《中国,我的钥匙丢了》,“钥匙”这个意象,象征青年一代在“文化大革命”中所失去的青春等一切美好的东西,通过“我”“寻找”钥匙的过程,体现了一代青年的觉醒和思考。这首诗的结尾是这样的:我在这广大的田野上行走/我沿着心灵的足迹寻找那么/我在这广大的田野上行走/我沿着心灵的足迹寻找。到了最后,上一辈人都对失去的好时光耿耿于怀。




那么35年后的2016年,丢了钥匙的年轻人怎么做的?也有痛苦,打过26个电话,被冻得不行,也曾如羔羊迷途未返,但最后的结尾是顿悟的:“不要麻烦了,我那么有钱,一下子配十把”。我们都说周杰伦的作品是时代之声,这一句干净利索的“不要麻烦了”是对这个时代心态的最好概括;而“我那么有钱,一下子配十把”则是我们价值观的最终体现:凡是可以通过金钱解决的问题,都不会长久困扰我们。三十年前父辈们丢了钥匙,要沿着心灵的足迹寻找,而我们不。钥匙只是钥匙,丢了便配一把,或者十把。

大雅若俗,大音希声。不要小看交响乐演出的一个看上去平淡无奇的叙事故事。那些在文学史上赫赫有名的作品,像《格萨尔王》、《奥德赛》、《神曲》,不都是叙事诗出身吗?在这个时代,能像这首歌一样,把准时代脉搏、以高雅交响乐团方式表达一代人精神特质的作品还有多少?唯《我的滑板鞋》、《忐忑》二曲而已。

所以,把音乐下载到自己手机里,在刚刚开始的2016,当你觉得自己求不得、难舍离、无希望的时候,点开它,你会明白谁是背叛你的张士超,谁是你痛恨的华师大姑娘,而当初舍命追求的钥匙,现在还要不要?也许,伴随着卡祖笛、和声和钢琴一起,你会在七分钟后顿悟!

最后,跟着我们2016第一神曲,也是新时代的神作——《张士超,你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在哪了》》(英文名:《《WHERE DID YOU SLEEP LAST NIGHT MOTHER-FUCKER?》),一起祈祷一声:

sancta maria!



今天道

男左女右|文娱文艺|认真扯淡

文艺连萌成员  

发表评论
用户反馈
客户端